解密“重庆第一贪”晏大彬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9 09:38:25
 

   解密“重庆第一贪”晏大彬    

                         宁萱

                      晏大彬及其妻子

国家级贫困县——巫山县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因受贿2226万元而成为“重庆第一贪”。

2010115日,重庆市二中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执行的命令,对晏大彬执行死刑。47岁的姜大彬结束了他罪恶的人生,也成为2010年第一个被执行死刑的千万巨贪。

据庭审查明,晏大彬于200110月起担任巫山县交通局局长,同时兼任巫山县长江公路大桥建设领导小组成员兼建设办公室主任。2001年至2008年初,晏大彬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周松等17人的贿赂款折合人民币2226万元,而且生活腐化堕落。

多行不义必自毙

晏大彬的“精彩表演”虽然迷惑了众人,但瑕不掩瑜。2008114日,晏大彬的妻子付尚芳以其弟名义在重庆南岸区高档住宅区房屋漏水,保安用钥匙打开房门处理时,无意间发现了厕所有八个矿泉水包装纸箱,其中一个已被打开,里面有大量人民币和购房合同,警方赶到现场后清点发现共有现金939万元,晏大彬案发。

 建筑商用麻袋装钱行贿

主诉检察官鲁荣透露了此案幕后故事:行贿第一人——周松,送钱用麻袋装,在路边勾兑晏大彬。最多的一次送了150万元,用了两个编织袋。

鲁荣检察官介绍,晏大彬是在200110月被任命为巫山县交通局长,由于权高位重,许多人挖空心思地想拉拢他。

20038月,晏大彬的妻子付尚芳看到一条新闻:很多家长为了孩子读书,辞职或下岗,专门到大城市陪读。她和丈夫商量,决定把孩子送到主城区的名校读书,她随同陪读,然后把丈夫收的钱在主城区购房、买理财产品。

生活在主城区的周松,得知晏大彬要把小孩送到主城区读书,就给晏大彬打电话,让他去看一套房子——他已经联系上一所名校,并在学校就近租了一套房屋。晏大彬当时特别感动。可一想到无功不受禄这个道理,他赶忙回绝。但周松言辞恳切地说:“我们算是朋友之交,你工作忙,没时间找房子,就算我帮你跑跑路。”说罢,便将钥匙递给了他。看到周松诚恳的眼神,晏大彬收下了钥匙。

2005年三季度的一天,晏大彬在解放碑大世界酒店约见周松。两人见面后,晏大彬透露:巫山县交通局打算对抱楂路、长莲路、小梨路、三三路、刘官路进行路面油化。他想购买设备,和周松共同来做。

最后,周松中标。二人约好20%的利润两人平分。

法院认定,从20069月到20081月,周松一共送给晏大彬好处费590万元。每次送钱金额从20万元到150万元不等。因为钱太多,不好装,只好用蛇皮编织袋装钱。20072月送150万元那次,他用了两个编织袋才装完。

周松到巫山一般住在国酒宾馆。一般情况下,晏大彬让周松开车或打的,晚上在宾馆后山上的一条公路边、平湖桥等偏僻地方见面。周就趁夜色把装满钱的编织袋交到晏手中,或者把编织袋塞进晏的车里。从见面到送出“编织袋”,再到离开,加上相互寒暄的时间,每次见面,不超过两三分钟,有时甚至是把钱一给、只说两三句话就离开了。

生活腐化堕落,玩弄妇女

晏大彬不仅滥用职权,受贿百万。而且生活腐化堕落,玩弄妇女,包养多名情妇。

“我除了千方百计搞钱以外,还热衷于低级趣味的感官刺激,看黄书、玩女人,毫无羞耻。我利用职权和金钱打那些公路收费员的坏主意,在招聘收费员的时候只看长相不看能力。这些年我和绝大多数的女性公路收费员都发生了性关系……”这是晏大彬写给重庆市纪委《我的沉痛的反思》中的一段话。

他的第一个情妇唐燕华嫁人后仍得到他50万的情妇费;耗资几个亿的巫峡长江大桥工程,他用回扣给情妇王雅丽圆了买房梦;他准备和情妇刘苗私生孩子并为其预存150万“成长基金”……

腐败的官员似乎都有腐败的共同点——滥用职权谋取私利和生活腐化堕落。

一个小小的国家级贫困县的交通局长,晏大彬竟能在短短7年的时间里贪污两千多万,让人震惊。人们不禁要问:国家拨给贫困县的建设基金是不是都流入了他的私人腰包?

身为贫困县的交通局长,可以置民生于不顾,中饱私囊。这7年,他是怀揣百万、生活幸福呢?还是曾遭受过良心的谴责?

基层党建对于党的建设和整个社会都至关重要。所谓“山高皇帝远”,基层干部是联系党中央和人民群众的桥梁,如果基层党员干部腐化,国家政策得不到很好的贯彻执行,政策效果不仅大打折扣,甚至扭曲。可以想象,我国民生的改善,要待何时?

但同时,“重庆第一贪” 2010年第一个被处死,也充分体现了法律的公平和正义,体现了我们党和政府坚定不移惩治腐败分子的高压态势,体现了党加强基层党建的坚强决心,我们应对此应有信心。

(责任编辑:周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