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与情妇不能不说的故事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9 09:38:20
 

贪官与情妇不能不说的故事

锦书

图为邱伙胜

近日,两则贪官落马的新闻吸引了笔者的目光。

122,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浙江省政协原常委、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戴备军受贿、滥用职权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戴备军因涉嫌受贿401万余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123《都市快报》)

戴备军“牺牲”了这么大,都是为了他的一位美女情妇——比其年少26岁的“杭州IT”美女张琰。在与张琰发展为“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后,在全省推广的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控项目时,戴备军竟然在下发的红头文件中“另附密旨”,要求所有企业必须购置其情妇所办公司的设备,一手将张琰推上了杭州IT业“皇太后”的高位。

虽然戴备军的利欲熏心遭到过抵制,然而关键时刻,戴备军也使出了他身为政协常委所特有的“杀手锏”——谁不统一购置张琰公司的产品,不但在年底环评时“一票否决”,还要求省环保局纪检和审计部门去查背后是否有腐败和不正当交易。如此一来,手下人为保住头顶“乌纱”,也只得装聋作哑。

在戴备军与张琰的“故事”里,二人各取所需,一方用美女来装点自己权利的华美外衣,乐得享受名利与财色双收的“人间美事”,另一方用权利替自己拓宽市场,成功驱逐了其他竞争者成为一地的垄断巨头,然而,当闹剧到了落下帷幕的时间,曾经的风光无限都变得荒诞不堪,留给看客的,也只是再次“很受伤”的权利。

另一位下马官员,“运气”可就没有戴备军这么好。戴备军通过贪污受贿“享受”了一时的荣华富贵,而今年60岁的邱伙胜,增城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在庭审中表示,其受贿全因被情妇韩某勒索,为了筹钱,曾被逼得四处流泪借钱,所受贿的105万元,有98万元都落入了情妇的口袋。

据邱伙胜在庭上供称,他沦落到如此地步,完全源于姓韩的情妇。二人本不相识,但韩某通过朋友要到邱伙胜的电话,几经“骚扰”,终于发展了关系,但在二人交往的5个月里,韩某以各种借口向邱伙胜要了三次钱,从二十几万上升到五十多万,数名行贿人在证词中都曾提到,邱伙胜在索贿时泪流满面,说没钱就会“家破人亡”或者“两公婆要一起跳楼”。

如此“惨”的官员,大概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邱伙胜在庭上如何的老泪纵横,追悔莫及,都是不值得同情的。因为当他自己做出第一步选择,决定与情妇享受“鱼水之欢”时,就已经背弃了为官的良心,为官的品德。

无论是戴备军的“情色”丑闻,还是邱伙胜的“情色”惨剧,我们透过表象,更应该反思的是权利的规范与制约。正是“无边”的权利,导致各种监督体制成为了摆设,让有非分之心的人有机可乘,甚至让“局外人”钻了个大空子,这些,都再次验证了绝对权利滋生绝对腐败的铁律。另外,如果官员的自律意识能如一张细密的网密不透风,又怎么会总是有如此多的“落网之鱼”?因此,官员的道德建设,提高防腐拒变能力,也是在反贪工作中不可回避的一个话题。

(责任编辑:赵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