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成龙“哭了”说到爱国“主张”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8 23:53:38
 

从成龙“哭了”说到爱国“主张”

在国庆60周年大典的现场,成龙见到“整个天安门广场上30万人都一起高唱国歌”时,就为他的祖国哭了。

他是真诚的。

也是幸运的。

一个在演艺界打拼了一辈子,功成名就后热衷于公益事业,并为治国安民尽匹夫之责的明星,终于得到了国家、其实是政府的认可——继出任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之后,又被中国海外交流协会授予海外常务理事,国庆节上午受邀就座观礼台第一排观看阅兵和游行,晚上还被安排到人大会堂房顶上去高唱《祖国》,作为国庆联欢晚会的压轴节目为举世瞩目——这些殊荣,给谁谁都会“太兴奋太骄傲”得喜极而泣下。

他的爱国感情是由衷的,并为大多数中国人树立了爱国的榜样——“爱国主张”的榜样。

因为,“主义”特圣洁,你得信仰,亵渎不得。可是,尽管鼓吹者标榜自己是绝对爱国的——生于斯,长于斯,成于斯,也一定老于斯也就是死于斯,并且还是竭力号召全国人民都来爱国的,但他们的太太和子女却被送往号称“绝不”的西方,到那一边曲线爱国去了,所以,这不是“主义”,而只能叫做“主张”。

个中的规律或曰“潜规则”是,爱国与权力、利益和距离成正比——距离权力越近,获取利益越大,离得祖国越远,就越爱国。

成龙三条都沾边,所以他比一般人更爱国。

前两条不用解释,需要说明一下第三种人。

许多身在西方、心向祖国的爱国者,并非国家外派人员,而是因诸种原因背井离乡的游子,其中不乏当初自觉自愿“适彼乐土”之人。如今,他们之所以也爱国甚至更爱国,或许与他们屡遭老外白眼,受挤兑有关——因为尽管他们享受着西方的文明而乐不思蜀,但脱胎换骨不了黄皮肤和黑头发,忍受不了西方人骨子里对华人的鄙夷,这才认识到了祖国的可爱?

上述规律的逆定理也成立。

因此,平民百姓虽然也爱国,但决没有成龙爱得深,因为他们得为生计忙活;他们看国庆大典的电视,也为祖国的富强而高兴,并为节俭庆典的豪华而吃惊,但决不会激动得热泪盈眶,因为他们没那心情,他们甚至还会有“哎,谁家放炮?唉,他们过节”的感觉。你说是吗?

(文章来自: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58033

(责任编辑:孟祥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