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建设要从重建底线伦理开始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9 15:16:08
 

道德建设要从重建底线伦理开始

李征

我国正处于向现代社会迅速转型时期,新的价值观念尚未定型、传统的道德基础崩裂,导致人们对目前的社会道德状况不满。作为个人,我们常常感到相当无力和信心不足。社会进步的根本体现不是社会物质的充裕和民众追求金钱的热忱,而是道德的进步。那么,我们如何树立信心重建转型时期的道德呢?

笔者认为,道德建设要从重建底线伦理开始,其原因有二。

其一,底线伦理和底线道德是高层次道德的基础。底线伦理是维系人之为人的起码伦理道德,是一种与人的本性和本质同一的基本伦理,是任何具有人性的人都认可并遵循的普遍伦理。不管人们追求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或价值目标,都有一些基本的规则不能违反,有一些基本的界限不能逾越。比如不能强迫他人,不能杀人越货,不能坑蒙拐骗等。

两千多年前,孔子将这种人与人之间基本的行为准则总结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意为自己不想要的东西,不要强加到别人身上。比如说,我作为超市商家,不能接受假冒伪劣产品,那么我就不能把这些产品以欺诈方式销往市场。这也是现代社会对每个人的基本要求。伦理和道德虽都不是法律,但两者是有区别的。道德是个人提升自我的境界,伦理则是一个社会共同体维系人与人的关系的一般准则。道德没有底线而有高限,伦理没有高限而有底线。如果把两者放在一起考虑,道德是高限而伦理是底线。底线伦理是基础,而道德是更高层次的要求。

其二,社会道德建设的目标是社会道德的整体进步,不是将人人铸造成道德的“圣人”。

在强调道德的意义时,需要说明现代社会的道德应当是平等和适度的道德。也就是说,道德建设的信心来自我们所要建设的道德并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不是要所有人都成为圣人的那种尽善尽美的道德,而是一种底线伦理和底线道德。市场经济条件下,你可以做不到舍己为人,但你不能损人利己;你可以不是圣贤,但你应该认同道义和人道。你攀升不到道德最高境界,但道德最低下限必须坚守,那是人类最后屏障。只有做到了这些,高层次的道德才能够进步!

但是有人说,既然是底线伦理,那么它就很低、很低,因此它降低了对人的要求,导致的后果是平庸的道德。那么我们如何做才能既提高社会的整体道德水平,又促进高尚道德的进步呢?

首先,用法律的准绳对底线伦理进行规范。雨果说:“做一个圣人,那是特殊情形;做一个正直的人,那是为人的常轨。”而事实是,很多人连“为人的常规” 都做不到。瓜果蔬菜施用特殊技术催熟者、注水猪肉施行者、假药假酒假烟假商标假文凭假建材制造者、偷盗者、撞人逃逸者、施工扰民者、不赡养父母者……这些为非作歹者如果能守住其底线道德,又何尝会违法乱纪,所以倡导一种底线道德的意义在于,如果你不能行善,那么你起码应该做到不要损人利己。如果每个社会公民都做到了这一点,那么便不会出现人与人之间互相猜忌和不信任,如防盗门窗、猫眼的安装,对陌生人的再三盘问、对相熟者的心理防范,这些低水平的较量拖延了个人走向崇高及社会进步的脚步。

其次,不管是政府还是媒体的道德宣传,要提倡一种崇高的道德要求,但不能强加给民众。每当大的自然灾害来临,总会出现很多的“被自愿”捐款,这些强迫他人“行善”的行为已经违背了基本的伦理,它追求善的名义却导致了恶。所以对崇高道德的追求是一种个人价值目标的选择,不是法律,不应该强加于个人。对于个人,如果能够坚持基本的道德规范,这个社会就会减少许多罪恶。但是在任何时期,我们都会有一些崇高的精神榜样,他们是中华民族的心灵之基和道德之魂,引领着社会道德进步的方向。而对崇高道德的提倡而非强加就会给人留下可选择的空间和余地。那些追求完美人格和旨在提高自己人生境界的人,可以以此为榜样,做出自己的道德表率,从而为社会的良心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资源。

冯友兰把人生分为四个境界,从低到高依次是: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简单地说,自然境界和功利境界的人,是人现在就是的人;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的人,是人应该成为的人。前两者是自然的产物,后两者是精神的创造。对于芸芸众生而言,可能终其一生都在前两种境界中挣扎。高大全的道德对于一般人来说固然重要,但毕竟不是人生境界的全部内容,所以说也只有冯友兰这样的大师才能达到道德境界乃至天地境界。试问,世间又有几个冯友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