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医德怪象——朝阳医院保安护尸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5-03 13:03:10

 人命至重,

有贵千金,

一方济之,

德逾于此。

        药王孙思邈

 

高尚医德彰显白衣天使神圣的使命,纯洁医风来自医者守护生命的重任2015年4月17 日,本来是黄凤英老人出院的日子,她却永远离开了我们!这位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人,经过9个月治疗就要高高兴兴回家了,却因为朝阳医院西病区神经科夜间疏于监测、贻误抢救致使老人命丧黄泉!

黄凤英大姐气愤地说:我是病人家属,黄凤英在医院通知出院了,前一天晚上,病情突然出现恶化,血的指标达到了50,已经到了临界线,但是他们医生没有采取任何将就措施,致使错失了最佳的抢救时间,造成病人深度昏迷,直至今天夜里的12点死亡。这全都是医院不负责任,对病人的不负责任。本身是神经内科,没有能力做这种手术,他们还一意孤行地采取这种方法,致使我们一家人现在痛不欲生。

 

    当黄凤英的老伴,这位同样身患重病的王霖英老人赶到朝阳医院六楼时,医院无视黄凤英亲朋再三提出的一定要等她老伴来看的请求,十几名保安集体护卫,已经推走了黄凤英。与他共同生活了30多年的老伴,竟连最后一眼都未能看到!

黄凤英老伴王霖英伤心地说:我两点多钟就到那儿了,到那儿结果发现,人没了,我就急了,急了呢我就找他们护士,护士说已经送太平间了。孩子都34了,这么多年了,最后连一眼都没看见,就给送走了。这两年我特别觉得,怎么说呢,一宿一宿得睡不着觉,老是想着……我们之间吧,反正想不到她的坏处,老想她的好处。再说,她离开了,还有一个孩子,孩子呢,实际上又有毛病,他跟我在一块儿的时候,待不了……我心里特别难,我就是担心我这孩子将来怎么办,我得一步一步地想,想不出头绪来。我两点多钟到了朝阳医院六楼,我们都30多年了,我最后一眼也没看见,我特别遗憾,我这心里……

 

生命之重,重于千金。黄凤英老人住院9个月,其中8个月20天都分别住在首钢医院呼吸内科、朝阳医院呼吸与重症监护室和北京市丰台区康泰医院内科治疗。谁也不会想到,康泰医院总经理汪翰在没有病人家属同意签字的情况下,竟然强行为黄凤英办理了出院手续,同时把他转入朝阳医院神经科!

负责照顾黄凤英一家的赵京玉司机说:病人恢复期间在康泰医院,恢复得相当不错,到了朝阳医院之后,也恢复得相当不错。康泰医院汪总、谢主任几次找到我说黄凤英符合拔管要求,又告诉我们说那有一个床,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过去之后说可以转院拔管了。到了朝阳医院之后,也不知道转的什么科,然后才知道这是神经科。

民主党派于少良先生非常气愤,他说:我是病人家属的朋友,我礼拜六到了医院,对这个问题我感到很痛心,作为一个呼吸道的病人,再没有人同意出院转院的情况下,怎么会转到神经科治疗,最后在神经科的病房里离世。是个不可思议的问题。而且,和他们院方交流的情况下,想处理,最后的解决方式谈不拢,他们说自己没有责任,医院死人,怎么会没有责任?最主要的是呼吸科的病人在神经科离世,让人不可理解。作为一个外人,来看这个问题和思考这个问题,我有几个疑问。第一,为什么呼吸科的病人在神经科治疗;第二个,他此人是在什么情况下离世的;第三,作为院方,死活不承认自己有责任,这理由在什么地方;第四,我认为,从呼吸科的病人转到神经科,有做活体实验的嫌疑,希望整个社会来评论这个事件,到目前为止,院方不承认自己有责任,另外,如果医院没有责任,为什么在家属未到之前去了许多保安抢尸,这个问题很严重。也希望各级纪检部门介入调查朝阳医院西区的这种违法行为。我是一个民主人士,我要求或者希望,北京市卫生局、国家卫生部、纪检部介入调查。

 

    医无德者,不堪为医。 2014年7月,连续高烧50天的黄凤英老人被首钢医院误诊;11月,转住朝阳医院呼吸与重症监护室已经81天的病人气管切开,被曹志新主任推荐到康泰医院恢复治疗,当家属提出康泰医院是一级医院,护理费、流食费都要自费时,曹志新爽快地说:康泰医院能解决。汪翰更是给出承诺:护理费、流食费都可以纳入呼吸机费走医保。

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说:就是曹志新主任和汪翰总经理的承诺,我们所以才选择了离家往返距离60公里的康泰医院。这期间,康泰医院汪翰总经理几次约见我,然后就跟我说,这是骗保的事情,所以呢一定要保密。还说,康泰医院是美国出资买的,我们就是要不断从三级医院接收病情重且长的病人开拓我们一级医院的市场。

病人在康泰住院期间,朝阳医院的曹志新主任定期去给病人复诊评估,病人符合拔管要求也是两家医院评估的。

 

    黄凤英老人孤独地走了,与他相依为命的独生儿子王旭还毫不知情,妈妈抚养儿子整整34年,她是患有精神疾病儿子的天!当亲属要求让住在北京安定医院的儿子来看他妈妈最后一眼时,被神经科周主任冷酷地拒绝了!老人病重期间,周主任居然要求家属让他们解剖老人……这个家塌了!

可怜的王旭嘴里喃喃自语:妈妈,我想你,你快点好吧!妈妈,我想你,你快点好吧!妈妈,我想你,你快点好吧!

   

 

为了黄凤英一家能够活着,

亲朋好友已经掏出了20余万元。

期盼政府、社会上所有爱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

共同托起这正在陨落的一家!

                                2015年4月17日

                                                                   (责任编辑:张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