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个人都曾年轻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4-22 16:47:27

 王小旭

古语有云:“大医精诚”。精乃医术精湛,诚乃诚心医治。这是医者应有的责任,这是医院应然的担当。然而近期黄凤英老人在北京朝阳医院的不幸遭遇,却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医者仁心这句古老的箴言。

2015417 日,本应是黄凤英老人出院的日子,不想在出院前一天晚上病情突然恶化,而主治方朝阳医院西病区神经科在病人血压已降至50临界值时,仍未及时采取任何抢救措施,最终贻误治疗致使老人命丧黄泉。更令人气愤的是,黄凤英老人去世后,医院无视病人家属再三请求,由十几名保安集体护卫推走了黄凤英老人遗体。与黄凤英老人共同生活了30多年的老伴以及他们的独生都未能看到老人最后一眼!

医无德者,不堪为医。黄凤英老人住院的9个月时间里先后在首钢医院呼吸内科、朝阳医院呼吸与重症监护室和北京市丰台区康泰医院内科治疗。从 20147月连续高烧50天的黄凤英老人被首钢医院误诊,到11月转住朝阳医院呼吸与重症监护室,其后又被曹志新主任推荐到康泰医院恢复治疗。当家属提出康泰医院是一级医院,护理费、流食费都要自费时,曹志新爽快地说:康泰医院能解决。康泰医院总经理汪翰更是给出承诺:护理费、流食费都可以纳入呼吸机费走医保。因康泰医院是美国出资买的,要不断从三级医院接收病情重且长的病人开拓他们一级医院的市场。并称这是骗保的事情,所以一定要保密。然而康泰医院总经理汪翰在没有病人家属同意签字的情况下,竟然强行为黄凤英办理出院手续,并把她转入朝阳医院神经科,朝阳医院的不作为最终导致黄凤英老人在出院前夜命丧黄泉,只留下他年迈多病的老伴和患病的独子。而涉事医院却百般推诿、称院方没有任何责任。

药王孙思邈曾说过,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无论何时何地,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医院是保护人民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这道防线如果溃堤,社会道德的底线也将随之受到重创。在这起事件中,医院和相关人员的不作为、乱作为让人寒心、令人发指。正如患者家属友人民主党派于少良先生所说,在这起事件中,我们有以下几个疑问:第一,为什么呼吸科的病人在神经科治疗;第二个,此人是在什么情况下离世的;第三,在病人因延误治疗而致死的情况下还坚持不承认自己有过错,院方应承担什么责任。第四,如果医院没有责任,为什么在家属未到之前去了许多保安抢尸,致使病人家属未能见其最后一眼。

我们每个人都曾年轻,我们每个人也终将老去;每一个健康人,终有一天要面临生老病死。从这个意义上讲,对医德的拷问,其实是在维护我们的未来,对黄凤英一家人遭遇的同情和声援,就是对我们自己就医权利的维护。黄凤英老人孤独的走了,留下年迈多病的老伴,还有一个三十多岁身患精神病的儿子。她走了,这个家也就塌了;医德沦丧了,社会道德的堤坝也就面临决堤的危险。为了帮助黄凤英老人及其家人,社会各界已经捐款20余万元。我们真诚呼吁社会各界都来关注此事,给死者家属以温暖和力量;我们急切盼望有关部门介入调查,让死者能够安息。

                        (责任编辑:张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