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奖,另一种腐败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4-13 14:33:39

      核心提示:看啊!就是这样的“专家团队”掌控着中国文化艺术界半壁江山,能不乌烟瘴气吗?

所谓“另一种腐败”,是当全世界的目光都焦距中国的反腐运动时,我们几乎忘记了另一个危险的事实:那就是文化艺术领域的腐败。这腐败一是来自于我们自身:学术造假;买卖文凭;剽窃他人作品;不惜手段把一切所需弄到手,便可在一把交椅上混到死。
这里,我要特别指向文学评奖。文坛看似清水衙门,貌似这个圈子的人与腐败好像不沾边,公允地说,他们也许没有多少财产,更由于此类人大都混在“清水衙门”,故腰包始终未见得鼓起来。
穷则思变”,于是,长此以往,在这个圈子里形成了一条条“看不见的战线”。同样也形成了各自的利益集团,比如评职称,评奖等一切关乎文化界个人利益的事情,都被这些“混混”们捏在手中。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玩得高兴,哥们姐们谁也别落下,不是这个圈子的人,再有本事,也难得分上一杯羹。这些年国内评奖无数,但哪一次不是乌烟瘴气。直到现在,还有“圈内人”说:跑奖不一定获奖,但不跑奖一定不能获奖 。假设这就是中国文化圈的常态,那么请问难道这不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腐败吗?在这样的“常态”中,谁保持清白谁就是SB吗?这种腐败,比看得见的经济腐败更加惊心!因为它直指人的内心,直接让灵魂腐烂而无需一枪一弹。几乎所有的圈外人都会被他们蒙蔽,因为人民是善良的,他们不相信在这样的岗位上还有如此惊人的腐败!公允地说,那些评委学者,也不尽然都是饭桶,还是有不少真才实学的。但是学者们在江湖,也会身不由己,渐渐地,他们就学会了一种特殊的“技能”,那就是为了表示自己在吃学者这碗饭,还是要揭示一些事实的,只不过这种“揭示及其有限。他们长期混在这样的“江湖”,学会了耍滑头,所以他们在揭示的同时,也会不动声色地遮蔽一些真相。至于揭示什么,遮蔽什么,全看他们利益集团所需来决定。
曾经有人发问说:既然所有的不公和贪腐都是由于缺乏监制造成,那么为什么那些几十年前写了(或抄袭了)一些论文便成为“专家学者”;那些几十年前发表过一些(甚至是一篇)小说,就成为“著名作家”,但从此江郎才尽,再也不见动静;更有某些部门“领导”,枉挂一学术领导之名,也挤进“专家”队伍,拿辛苦费;拿被评奖者的诸多好处;混吃混合患“三高”。看啊!就是这样的“专家团队”掌控着中国文化艺术界半壁江山,能不乌烟瘴气吗?
其实这都是早就见怪不怪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没人去捅破,因为不想得罪人,也因为心存杂念,想着自己也好歹有可能分羹一杯……
这种现像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在这种利益集团的操纵下,人们内心黑暗,看不到前途;或是愤然离去,“躲进小楼成一统”;或是“采菊东篱下”,与世无争,不谈理想;亦或是把心蜷缩起来,把骨头变软,去同流合污,做一个连自己都不喜欢自己的人。
一个真正强大的民族,不能让自己的知识分子心灵逐渐变凉,而是要努力使他们温暖起来。就应该下决心彻底改变这样的现状!让群众来监督那些所谓的专家?比如每次评比之前,先让评委被群众评,看他们是否有资格当评委。有了这样的机制,起码那些投机者就不敢那么放肆。国家更应该有一个真正的权威监督部门,来年审这些专家学者。
因为人性都是不完美的。如果缺乏必要的监制,人人都可能犯罪。所以呼口号一万次,不如制定每一步、每一个环节都有制约的制度。不改制度,只改人,这是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什么的。一个好制度,可以把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制度,可以把好人变成坏人。西方的管理学理念认为:如果缺乏必要的监督机制,皇帝也可能成为小偷。试想如果把国库的钥匙交给皇帝,然后把通往国库的地道通到皇帝家中,难道这皇帝不会想当然的认为从国库中拿点什么东西是很正常的吗?如果是这样,旁人也不会认为皇帝有什么过错。
所以,强烈呼吁尽快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管理制度,使各行各业的人都不能不在这种良好的体制下成为敬业者。反之,那种事不关己的冷漠、贪婪、阴暗、种种扭曲就会如瘟疫般弥漫并充斥各个角落。在这样一种不奖优罚劣、不奖勤罚懒的恶劣机制下,人人都只能混日子,如果有优秀冒尖的人才,就恨不能削平了他的脑袋,以其获得大家的心理平衡;如有不同见解者,更是个个由于坏人总是特别擅长“勾结”的,所以他们总有一条连接的“链条”,从基层到中层,再到所谓高层。层层利益相关,个个好处挂钩,欺上瞒下,久而久之形成了如今虚假繁荣的文坛。这样的“坛子”是经不起推敲的,是受不起监督和审查的。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些腐朽没落的所谓专家终将被淘汰。如果罪大恶极,终将受到应有的惩罚。因为意识形态领域的罪人,其罪过一点也不亚于政治和经济等领域,其影响和流毒甚至远远超过其他领域,所以决不可忽视和迁就。
           (文章来源:中国将军政要网     责任编辑:张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