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腾:辉映中华文明发展史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4-08-04 11:37:11

 

“龙”,本指一“传说神异动物”。除此本义外,派生义殊多。1993年版《汉语大词典》,胪陈“龙”义达22项;冠组词语达755头!“龙”蕴义之繁,组词之盛,鲜见列其右者,“龙文化”绵绵繁衍、传承,囊心态、物态、行为、制度诸属,浩如海,高比天。鉴此,“文化强国”者,实乃“龙文化强国”。本文拟从“文化主体”层面,剖析作为文化符号的“龙”是如何辉映华夏形成发展史的。
“黄帝”与“图腾龙”
“图腾”作为学海术语,是指“原始社会的人认为跟本氏族有血缘关系的某种动物或自然物,一般用作本氏族的标志”。通常认为,一体“图腾”,标志某氏族之“一体血缘”。原始人类“图腾”,紧系血缘,难解难分。当人类走向文明,自氏族部落步入民族发展时,交往日丰,世系纷变,难免淡化初始“图腾”之血缘色彩,而代以与日俱增的社会心理认同。据考,纵贯古今、盛传中华之“龙”,即经历了这一发展变化。
闻一多先生《伏羲考》曰:“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我们的答案是:它是一种图腾,并且是只存在于图腾中而不存在于生物界中的一种虚拟生物,因为它是由许多不同的图腾糅合的一种综合体”;还说“龙主干部分和基本形态是蛇”。中国社科院李泽厚先生《美的历程》说:“这可能意味着以蛇图腾为主的远古华夏氏族部落,不断战胜、融合其他氏族部落,那蛇图腾不断合并其他图腾逐渐演变而为龙”。
那么,作为“综合体”的“龙”,又始于何时呢?考《竹书纪年》,始于太昊伏羲氏。他立足宛丘,建立九大部落联盟,并将其蛇、鹿、虎、鳄、巨蜥、红鲤 苍鹰 、白鲨、长须鲸诸图腾,“综合”改造为主干像蛇,鳄头、鹿角、虎眼、蜥腿、鹰爪、鲤鳞、鲨尾、鲸须的“综合”图腾,表明伏羲氏“始定四海之广、作八卦、分九州”。这,可谓我国远古首次氏族部落联盟之“大图腾”,或曰首版“图腾龙”。
夏历甲申(2004年)清明,旷古跃升国家级官民祭仪的“轩辕黄帝公祭大典”,在陕西黄陵庄严举行。央视向全球直播,本人有幸出任点评嘉宾,曾说:黄帝“开国”时,将父族“有熊氏”、母族“有蟜(蛇)氏”俩“大图腾”,复合成兽头加蛇身的此前未有的“全新龙图腾”,成为我“中华龙”的始祖代表;后嗣则因此而称“龙的传人”。
孰料,有学者在网上发文与我商榷,说点评“大错特错”,不应讲“黄帝代表龙”,较其早得多的太昊伏羲“才是龙文化的创始人”。这,或许是个误会!
在座北大教授王东先生《中国龙的新发现》认为:中国的“龙”源于图腾,又超越图腾,是文化的创造,也是中国人创造出来的反映民族文化精神的吉祥符号和美好象征。
本人欣然认同此说,特别推崇其“超越”论断之鞭辟入里。在长期《文化学》教学中,我一再强调:文化是水,是光,总是流动的,辐射的,因而也总是变化发展的。读王教授“龙”源、超“图腾”之论,堪言如渴得饮。所憾者,“黄帝与龙”如此重大话题,本人面对荧屏,限于时间,点评何促,加之表述欠周,竟导致上述误解。实在抱歉!其实,我当时最想说而未能言明的,正是王东教授的上述创见——“龙源于图腾,又超越图腾”。
“龙图腾”发展到黄帝时代,业已超越以往“氏族部落联盟”,而跃登公认“文明始祖”应天立极之建“国”时代,“联盟龙”一跃而成“中华龙”!从此,“龙图腾”告别“区域血缘”标志,大步走向“中华文化”符号,洞开“中国龙文化”之形成滥觞。黄帝驾蛟龙、铸龙鼎、乘龙升天,及黄帝陵•桥山龙驭等,所涉之“龙”,均居此“滥觞”之列。
有学者认为,“龙”约在商代,才由原始龙纹变成“超越”的龙纹,脱掉“原始”二字。这,或可商榷。窃以为,“中国龙文化”当与“中华龙”同步,“滥觞”于五千年前黄帝“肇造吾华”。从彼时起,我广袤中华大地,从氏族、族群以至民族,漫长生息变迁,“多元错综”且“分合无常”,逐渐从各奉“区域图腾”而认同“一体龙脉”——“国家级”龙文化。
请看:发祥于青甘高原的“幼年”黄帝,时至“成年”而东渐中原,开发大河沃野,努力“修德振兵”,名扬新石器时代。经败炎帝、杀蚩尤等无数征战,最终一统中原,结束其“漫无统纪”纷乱状态。四方部落因争往归之,“咸尊轩辕为天子”。这,便是“黄帝龙”赫然问世的时代大背景。在此“大背景”下,黄帝旷古大“容”,恩威兼济,战中大搞“统一战线”,既调动胞族诸部,更联合神农、西羌、东夷,及有妫氏等一切可用之力;功成,戢兵抚异,仍广“容”我、友、敌众多部落,善抚归附其下之所有部众。尤难得者,黄帝力排本族众议,毅然将父族少典氏固有“熊”图腾,改为容兼父(有熊氏)、母(有蟜氏)两族之“黄帝”图腾——躯干似蛇、鳞尾似鱼、头形似狮、犄角似鹿、脚爪似鹰,虽袭称时已传世之“龙”,而文化内蕴却已实现“质的超越”。
其间,黄帝踔厉发掘“龙”图腾之“兼容”本性——征战前、后,一直向各氏族部落学习交流生产、生活之道。如,受蚩尤启发,“采首山铜,铸鼎荆山下”,致炼铜术一跃居先;传授东夷农耕,与之并肩互补,日益融合。大体可以讲:黄帝往下繁衍,而为夏周;殷人(商族)自称祖先为玄鸟,还有以鸟为图腾之有虞氏(舜),亦属东夷后裔。黄帝渐融东夷,久而孕育出一个新的更为庞大、强盛的族群——夷夏。夷夏即“华夏”,主要包容夷、夏两族,自然亦容含此前业已渐融之众多氏族部落。古赞黄帝此举曰:“新睦九族,和合万邦,消弭战祸,趋于大同”。“黄帝”正是坚守“龙”的“大同”精髓,以千容万包之闳,而显消铜化铁之概,造就了远离“区域血缘”成分的全“国”性超级氏族部落集团。此时的“龙图腾”,俨然已非“动物或自然物”,而逐渐变为多元人文复合的国家级“文化符号”!
要厘定“龙文化创始人”,得先如是厘定“龙”的发展概念,承认其发展演变,源于图腾,又超越图腾”。限定“中华”意义上的“开国龙”,超越以往旧词义,讲“黄帝代表龙”,势所必致,理所当然。“龙”字“语义、语用”相差何殊!正如今之“革命”,迥异汤武“革命”;“政党”之“党”,迥异党同伐异、朋而不党之“党”:早已非在话下!
上述“误会、遗憾”警醒我们:“图腾龙”发展、演变,探究尚少,亟待加强。
“龙图腾”辉映着“国史”
“龙”铭刻我中华“文化国谱”,尤其得助于“图腾龙”辉映华夏形成发展史。
研究“龙文化”,的确当远溯伏羲。《周易•系辞下传》云:“伏羲氏没.神农氏作。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汉书》、《白虎通义》等,纷沿此论《世本》、《尚书•序》、《帝王世纪》称伏羲氏、神农氏、轩辕氏为“三皇”;《汉书·律历志》列伏羲为“三皇”之首。魏晋以降,史家及历代帝胄更多认同。明太祖朱元璋即钦定上述“三皇”,称少昊、颛顼、帝喾、尧、舜为“五帝”,始立“三皇五帝”为华夏先祖。今北京“历代帝王庙”设立牌位,仍沿袭之。山东嘉祥县东汉末年武梁祠历史人物画像石刻11位上古帝王,以伏羲氏为首,后续神农氏、黄帝、颛顼……应该说,中国古史系列“伏羲、神农、黄帝、唐尧、虞舜、夏禹……”,已广博正史、野史认同。
那么,列悠远古史之首的太昊伏羲氏,究竟如何“创龙”呢?
《路史》云:“太昊伏羲氏以龙纪官,百师服,皆以龙名。”《史记•补三皇本纪》载:“伏羲有龙瑞,以龙纪官,号曰龙师。”《淮南子》、《帝王世纪》等均述其“以龙纪官为龙师”。《左传·昭公十七年》曰:“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竹书记年》载:“太昊伏羲氏,姓之祖也,有龙瑞,故以龙命官”。杜预注略同:“大皞,伏羲氏,风姓之祖也。有龙瑞,故以龙命官。”诸书均认为:的上部乃“天似穹庐”表相,下部一虫字,虫即龙也。概言之,“”表“天下一条龙也”。[宋]刘恕《通鉴外纪》具体讲:“太昊时有龙马负图瑞出于河,因而名官,始以龙纪,号曰龙师。命朱襄为飞龙氏,造书契;昊英为潜龙氏,造甲历;大庭为居龙氏,治居庐;浑沌为降龙氏,驱民害;阴康为土龙氏,治田里;栗陆为北龙氏,繁殖草木,疏导源泉。”《纲鉴易知录》记述亦详:太昊伏羲氏立“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
这些史籍所谓之“龙”,仍处“神异动物”层面,却道出了远古殊多“制度文化”雏形。某些论说存疑待考,但毕竟隐约预示黄帝“肇造中华”的历史走向。
我国至少有10余个民族20多篇创世神话,讲到中国各民族祖先同出一源。《毛泽东选集》第一卷“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之论,有注曰:“三皇”传为远古帝王,实为象征性人物,历有六说:一曰天皇、地皇、秦皇;二曰天皇、地皇、人皇;三曰伏羲、女娲、神农;四曰伏羲、神农、祝融;五曰伏羲、神农、共工;六曰燧人、伏羲、神农。“五帝”传为上古帝王,均为原始社会末期部落或部落联盟首领,历存三说:一曰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二曰太皞(伏羲)、炎帝(神农)、黄帝、少皞、颛顼;三曰少昊、颛顼、高辛(帝喾)、唐尧、虞舜。权威史书《史记》持“一曰”,将“黄帝”列五帝之首。其中所及“盘古创世”神话,至今仍在汉族和许多少数民族中大同小异地流传。
那么,权威史籍何不推“盘古”及“三皇”作中华“文明始祖”呢?
窃以为,黄帝之前那些先祖,尚属较虚幻之神话形象。其所处遥远蒙昧洪荒岁月,尚未奠定生发人类文明的沃壤。别讲盘古,就连伏羲,亦难以“人王”称之。
黄帝则大大不然! 其历史底蕴、活动地望、文化遗存、出土发掘,已大可凿凿稽考。《史记》将其首列“五帝”,绝非信笔、偶然。孙中山题祭黄帝云:“中华开国五千年,神州轩辕自古传。”毛泽东祭黄帝文曰“赫赫始祖,吾华肇造。胄衍祀绵,岳峨河浩。聪明睿智,光披霞荒。建此伟业,雄立东方。”如此政擘所云,早已大博公认。黄帝以文明始祖之尊,“肇造吾华”之绩,如日月之经天、江河之行地,永远永远让后嗣子孙仰其威、慕其德、用其教、享其惠。在黄帝身上,虽仍附着某些神话色彩,但他毕竟是迭经凿考之“人”,是卓越的“人王”,是“开国人王”的美好总和,或杰出代表。
“文化”与“文明”既有联系,亦有区别:前者侧重状况;后者侧重程度。黄帝堪谓“文明始祖”;而“伏羲氏以龙纪官”毕竟尚未“以龙立国”,似难与黄帝类称。故此,“伏羲龙”或可誉称“龙图腾”之先驱,而与常言“中华立国”意义上的“龙的传人”之“龙”,大殊发展阶段,差于“质”的飞跃。这里,倒真应研究两者“来龙去脉”,理顺其历史发展之承继关系,既不可混同等义,亦不可割裂视之。通过“龙图腾”演进考读“国史”,大有必要,大有可为。(文/李耀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