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我们应该如何成长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9 15:00:41

志愿者:我们应该如何成长

陆相如

志愿者,基本是指那些不为物质报酬,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利用业余时间帮助别人,志愿贡献个人的时间及精力,以改善社会、促进社会进步而提供服务的人。志愿者初现我国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至今已有二十多年的发展历程,经过2008年“汶川地震”的考验和奥运会的洗礼,中国的志愿者队伍逐渐强大起来。

志愿者为社会做出的贡献是世人有目共睹的。大灾大难来临的时刻,由社会各界组成的志愿者队伍是抢险救灾不可或缺的生力军,汶川地震、南方冰雪、西南大旱、玉树地震,哪里有灾难,哪里就有志愿者的身影;国家大事需要的时刻,志愿者们更是祖国形象和精神的代表,北京奥运会、祖国六十华诞、上海世博会,每一件都少不了志愿者的陪伴和付出;

我们偶尔抬头看看身边,也许就会发现很多志愿者的身影,他们或者在为农村留守儿童募捐文具,或者再为敬老院的老人打扫房间,又或者在偏远山区的学校里手执教鞭。有些人,我们能记住他们的面孔,叫出他们的名字,像玉树地震中献出生命的香港志愿者黄福荣,而更多人,我们只能看到他们默默奉献的身影。正因如此,志愿者在人们心中的形象是无私的,是伟大的,在检视自身的同时,人们向志愿者投去的是钦佩的目光。

志愿者的付出与贡献赢得了世人的信赖,当人们正被志愿者们高大的形象感动不已时,我们也不得不正视志愿者队伍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我们也曾看到这样一些人,他们有的面对志愿活动挑三拣四、倾向重大的热点的场合,对真正需要的地方视而不见,有的想要得到一个志愿者头衔却又瞻前顾后、拈轻怕重,更有甚者打着志愿者的幌子搞形式主义,为了某些必须的志愿服务时间到服务机构稍微驻足、或一闪而过。有消息报道,山东某敬老院的老人一天的时间接待了4拨来志愿服务的团队,老人们的被子被叠了一遍又一遍,地也被扫了一遍又一遍。虽然老年人很愿意跟别人说说话,但是志愿者们每次都是一支队伍浩浩荡荡地来,呆一会就匆匆离开,很难跟老人家进行沟通和交流,到最后的结果反而是人多声音吵闹,老人们也被折磨的疲惫不堪,而志愿服务也变成走过场。听到这样的消息,人们啼笑皆非的同时,对现今志愿者队伍的发展产生了深深地担忧。

志愿者本身象征着公益和无私,作为志愿者本人,除却基本的志愿服务知识,更应对自己的心灵与道德反思和自省。作为志愿者并非圣人,抛去头顶的光环,对进行志愿服务的动机进行剖析,我们会发现多样的目的。有人为了积累经验,有人为了拓展人脉,有人为了履行责任,也有人为了兴趣爱好,当然更不乏想要为社会贡献力量的人。对此,社会并没有因动机不纯将一些有意于志愿事业的人拒之门外,相反,志愿者的需求都能在不同程度上得到满足,这原本是对他们付出的公平回报。但当这些享受了回报的志愿者并未作出相应贡献时,不免让人们对志愿的意义产生怀疑,这是对社会的不负责,更是对志愿者形象的亵渎。

玉树地震过后,有网友呼吁让救灾志愿者的道德力量成为常态,与其说这是对自愿者的召唤,不如说这是社会对志愿者这个名字所承载的道德涵义的捍卫。我们身边不缺志愿者,而是需要更多出于道义、信念、良知和责任,将志愿服务看成一种获得,看成生命中的一部分的志愿者。不是只有大事发生才需要志愿者,身边老人需要扶持时,路旁的垃圾没人清理时,也是志愿者高尚形象得以体现的重要时刻。

志愿者队伍的健康成长,是社会发展和国家建设的需要,同时也需要社会和国家的支持和帮助。笔者认为,良好的志愿者队伍必须从以下两个方面入手。

第一,道德感化。一方面,加强思想道德教育,坚定他们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将志愿精神与社会主义荣辱观相结合,使自愿者的动机得到引导和修正,实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高度统一;另一方面,为志愿服务创造外部条件。弘扬志愿者精神,传播志愿者理念,让志愿服务活动成为社会上广泛接受和认可的有意义的活动,在全社会形成良好的互帮互助、甘于奉献的氛围。

第二,强化志愿服务的保障机制。任何一种社会活动的可持续发展都必须以强有力的保障机制作为后盾,志愿服务也不例外。首先,政府应该制定相应的法规政策,为志愿者服务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其次,可以建立相应的激励机制和资金支持机制,他人和组织的激励对志愿者来说是精神寄托和力量的源泉,而资金支持则是志愿活动得以运转的必要保证;另外社会还要对志愿者进行多方面的支持,社会机构、工商企业和学校都可以在机构内部宣传志愿精神,塑造志愿文化,鼓励志愿行动的发展。

志愿之意,发于心,施与行,安于灵魂。社会需要志愿者的力量,更希望志愿者队伍能够在助人过程中得到自助,净化心灵与道德,安享助人之乐趣。

(作者简介:陆相如,女,山东泰安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是学校管理和学校营销。)

 

(责任编辑:聂少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