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问政:万绿丛中一点红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9 15:02:20
 

网络问政:万绿丛中一点红

雒徵

纵观时下官场,“网络问政”业已成为当下领导干部治国理政的重要渠道,俨然政坛一道亮丽的时尚风景线。鉴于此,无论是高层要员还是地方官吏,都纷纷将目光投向“网络问政”。

近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通过人民网发表致网友公开信,并就留言板上群众呼声较多的改善工资收入问题进行回应。他在信中透露,新疆将研究建立定期回复网友建言机制。无独有偶的是,此前,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表示,浙江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专门就加强人民网等重要网站网友留言办理工作下发通知,把这项工作纳入经常化、规范化、制度化轨道。

值得欣慰的是,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地方应对网络舆情能力排行榜”新近的监测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政府信息透明度、政府公信力等各项指标综合得分与去年上半年相比增长近25%。毋庸置疑,地方党政机关应对网络舆情的能力稳步提高,从而增强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政治纽带。

当然,“网络问政”绝不仅仅止于此。随着网络的日益普及,网络在中国民众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成为中国公民行使法定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重要时兴渠道。随之而来的是,“网络问政”方兴未艾,促使传统的政治交流格局发生即时性变迁。

“网络问政”,顾名思义,就是政府借力网络倾听民声、反映民情、汇聚民智、回应民意,以期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维护好、发展好、实现好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从而真正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瞻顾既往,正视现实,“网络问政”的勃兴具有特定的历史背景和时代特质。

首先,“网络问政”是中国科技革命发展的必然结果。众所周知,当前,中国深处科技变革的前沿,缤纷斑斓的“衍生品”充裕社会大众的生产生活。网络业已“飞入寻常百姓家”,成为社会大众的新宠。随之而来的是,政治场域也出现翻天腹地的变化,传统的治国理政模型、方式、渠道渐呈劣势,从而制约执政效率,磨损执政能力。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必然因应网络世界的发展态势,从而开辟新的执政路径和治国渠道,从而夯实治国理政的牢固基石,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和人民群众的安居乐业。

其次,“网络问政”是公民权利意识觉醒的重要见证。随着民主政治建设的稳步推进,中国政治文明取得重要突破。公民的权利意识由阙失到萌芽从而腾升,逐渐摆脱腐朽落后的“奴隶思维”和封建思想,实现自身政治意志和社会价值的适时表达。与此同时,基于公民身份,社会大众开始向“居庙堂之高”的权力精英进军,借助网络公开质疑政府的不作为、乱作为,流露乃至渲染本来的天赋或言法定权利,维护和捍卫自身的合法利益,从而达致政治场域和公民社会的良善顺衍。

再次,“网络问政”是矫正传统政治偏差的“可行性方案”。一般而言,中国传统政治往往呈现出隐蔽性、单向度、垂直型等内在禀赋,明显缺乏开放透明、双向互动、水平作业等应有的价值呼唤。然而,纵观国际政治舞台,“居庙堂之高”之精英与“处江湖之远”之草根“平起平坐”早已成为时尚潮流,传统的管制型治国思维更是屡遭唾弃,为主流社会所不齿。在此情况下,如果听任传统政治恣意妄为,中国势必会绝缘于国家政治社会,进而生发出不必要的交往摩擦,降低自身不懈追求的国际形象。

总之,“网络问政”于此时此刻成为中国政坛的“后起之秀”,吻合世界科技革命的发展态势,顺应中国权力格局的变迁走势,更合拍国际政治的时代潮流,必将日益发挥举足轻重的政治角色。但是,不可否认,作为政坛“新星”,“网络问政”仍然具有诸多“成长的烦恼”,亟待必要的理论观照和现实注意。

首先,网络的内在弊端不免侵蚀“网络问政”的良善绩效。众所周知,网络呈现出虚拟、瞬时、免责等内在特质。且不说涉网法律严重滞后,不能满足网民的良好期待,更毋论隐形的道德律令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形成恰如其分的软约束。在此情况下,网络世界必然出现驳杂繁复的民意表达,或褒奖激赏,或贬斥讥讽,虽然纷纭众说中夹杂可鉴可资的善意诤言,却也难免遭致湮没,最终不为所用。

其次,传统政治遗产或将抵触“网络问政”的应有价值。众所周知,虽说“网络问政”精神可嘉,甚至彰显出显而易见的时代价值,但是依旧处于起步阶段,经不住传统政治的消极抵牾和积极压制,难免流于胎死腹中的厄运。勘较当下中国,官场仕途中充斥官僚气息、老爷作风、文牍主义。如此之政治乱象实则是“网络问政”的“拦路虎”。

最后,内外的政治龃龉势必阻碍“网络问政”的持续发展。不可否认,中国政治文明建设举世瞩目,收到良效,但是依然不能满足国家社会的价值期待,从而诱启中外的议题“撞车”。如果国际社会不能实现意识转圜,株守既有立场观点而罔顾中国的特色表达,必将引起中国官界的舆论反弹,导致难以迂回的改革退缩,从而压制“网络问政”的发展势头。

一言以蔽之,作为新兴事物,“网络问政”既有明显的裨益,更存内嵌的弊端,必须采取辩证的思维加以甄别、厘定从而纾解、芟除。唯有如此,才能促进“网络问政”的良性发展,以免陷入刻意追捧的陷阱,也不会落入一味棒杀的窠臼。

(责任编辑:马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