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关公精神新解》讲稿系列(六)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1-28 11:04:52

 

五 弘扬关公文化的现实意义           
       
      (一)关公文化将会成为优秀传统文化传播的平台
    当下,中国许多地方都在盖寺庙,盖道观,说明佛教、道教大行其道。相比之下儒家思想的传播就显得冷清。一百多年的断层,再重新捡回儒家传统学说,难免无所适从。有学者说,儒家思想和学说一向是“王官”之学,在21世纪再重新返回上层建筑,成为指导性的理论已不可能。宋明心性学说,只能是知识精英们书本上的议论而已。
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多次号召我们要弘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但是,怎么继承?继承什么?依然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有人说,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儒家学说重新回到民间。问题是民间的芸芸众生对孔子的许多理论一直是“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圣人之道鲜矣。”说明广大民众对孔老夫子是只敬不亲。就算是你用高压手段来传播儒家经典,也不会收到效果。但这并不等于说广大群众没有学习的欲望。这里显然需要一个合理而且具有柔性的转换。
    我们再看一生手不释卷阅读《春秋》的关羽,他是当之无愧的儒家思想的忠实践行者,他用一生所为演绎的“大丈夫”精神就是儒家最宝贵的经典。他的故事在中国乃至世界的亿万华人乃至亚州的儒家文化圈中耳熟能详,关公文化理应会成为广大群众接受儒家学说最好的平台。同时,他既是儒家的圣人,又是佛家的菩萨,道家的尊神。弘扬关公文化就是在全面传承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
    (二)实现“中国梦”,人人需要具有“大丈夫”精神
    “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精神是儒家著名经典论断。这是由儒家亚圣孟子提出,由关公一生实践的伟大精神,这个精神确定了人在不同环境中的高尚抉择,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人格和品质的最高要求。由于人生经历所限,在中国历史名人中,在一生中完整践行这三项标准的,只有关公一人,说他是“千古一人”毫不为过。
    我们知道,传统的价值标准不能替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但是,有了“贫贱不移”的精神,许多人不会因为身处逆境和底层而苦恼,秉持“富贵不淫”的古训,中国也许不会出现这么多的贪官。有了“威武不屈”的气概,面对强敌也不会再有“甲午”惨败。发扬这样的精神品格,无疑是对践行当前社会主义价值观一个重要的补充。同样,也会成为实现“中国梦”的助推力量。
(三)关公文化是走出国门的强大软实力。
    近年来,我们提出“中国文化要走出去”。除了孔子,我们似乎忘记了,关公早在三百多年前就已经随着华人走出了国门。据统计世界各国有三千多座关庙,几千万海外华人信仰关公,祭拜关公,这是多么强大的软实力?还需要说明的是,那些祭拜关公的人并不是完全出于迷信,有华侨说:我们信奉关公是为了维系中华传统。有的华侨说:信仰关公,可以让我们“再从国外顾中原”,关庙,就是我们的“望乡堂”。
    “文圣”走出去,“武圣”照样可以走出去。其实,大量的少林和武当弟子在海外开设武馆,就是我们的开路先锋。多少洋弟子在接受中国的传统的“武圣”文化?关公不正是中国文化走国门的又一出发点吗?
    (四)以关公文化抵制邪教入侵
    当前农村邪教风行,人们对此忧心忡忡。毫不奇怪,正是农民信仰的缺失,导致了邪教乘虚而入。我与台湾朋友探讨过这个问题。他们说,从50年代到60年代初,台湾各种邪教风行一时。到了70年代,台湾经济起飞,关庙和关公信仰遍及全岛,“正信”抵制了“邪说”,邪教从此风头不再。反观我们广大农村,农民的精神信仰正在被打着“普世价值”幌子的宗教所蚕食,不能不让人感到痛心疾首。事实说明,正能量的缺位,负能量必然去占领,这也许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中国是一个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国家,我们有强大的文化原动力来抵御另类文化的入侵和破坏。相信台湾信仰的变化,会给我们提供借鉴和启迪。
(五)框定标准,让忠和义为当今主流社会服务
依附在关公身上的忠义二字与孔子提出的仁、义、礼、智、信有明显的不同。孔子提出的五个字是对社会乃至全人类的教化和规范,具有普遍的社会意义。而关公的忠义从一开始就具有“对谁忠?”和“为谁义?”的指向性,因为历朝历代的作恶多端的黑社会组织和行帮也都把这两个字挂在嘴上,甚至还当成行规执行。也可以说这两个字是通用于黑白两道的一把双刃剑。我认为,把忠和义二字指向任何人和事都会有所偏颇。因为历来对忠和义都没有一个框定的标准,也没人解释“为何忠?”与“为何义?”
    面对这样的现状,我应当跨过忠于某些人和某些事,因为是哥们就得讲义气的的传统观念,把忠和义提高到理性层面来认识,才是符合当今社会主流民意的正确选择。
    因此,我们提倡忠贞和正义,来取代过去没有框定的泛忠和泛义。忠贞对忠的界定就是“惟正是忠”。对义的确定就是“为正而义”。人们普遍认为,当今社会是世风日下。如果以忠贞与正义为号召,像关公那样做一个“忠贞、正义的大丈夫”。人人“惟正而忠”,人人“为正而义”,一定会对社会风气起到击浊杨清的作用。事实上,一千多年来,对关公信仰的侧重也再不断变化,顺应时代潮流,为当今现实理念服务,是关公文化生命力的表现,应当是关公文化研究的新方向。
    顺便解释一个问题,有人说,关公是靠着人们传说的显圣、显灵才登上中国第一神明宝座的。在“无神论”者看来,不管是显圣还是显灵都是虚幻的子虚乌有。这也是许多研究者诟病关公的理由之一。诚然,谁也不能否认民间传说中的显圣、显灵对关公信仰和崇拜的助推力量。但是,我们要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在万千历史英雄和神话的人物中,唯独只有关公经常显圣、显灵?老百姓怎么不期待曹操显灵?那只能说,丛关公一生让人们看到了太多的期望。他抱打不平,除暴安良;一心扶汉,忠心耿耿。他义薄云天,英勇无敌,威震华夏……希望关公为国杀敌,斩妖除魔,常在人间,本身就是一种寄托美好愿望的价值的选择。就像远古的先民曾经创造出“女娲补天”、“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等许多美丽神话和传说一样,有关关公的神话故事,也是我们民族传统艺术宝库的优美篇章。
作者:修崃荣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关公文化遗产保护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