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车祸再现,人们在等待什么?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4-15 10:01:25

 

红色法拉利,绿色兰博基尼,超速,飙车,车祸,副驾上受伤的女孩——随着媒体对日前北京大屯路隧道超跑车祸的深入调查,这些元素开始成为舆论场上新的谈资。
  警方给出了两位年轻司机的姓氏、籍贯,给出了事故认定。总的来说,已经基本满足了一件普通交通案件的公众知情权。但舆论的“好奇”和推测仍然在持续发酵,原因在于,自从2012年春天之后,类似的事件就不再仅仅是报纸社会新闻版的边角料,而有了符号化的意义。
  2012年3月18日凌晨4点左右,北京海淀保福寺桥北四环西向东辅路,一辆黑色法拉利轿车失去控制,先撞到了路边南墙后又撞到了路中隔离带。整车化为两截,车上三人飞出车身5米开外,一死(男)两伤(女)。随后,这起车祸的新闻并没有正常出现在媒体的交通新闻里,车祸男主角的身份扑朔迷离。直到2014年的12月22日,时任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落马,这场在民间舆论场上已经被反复咀嚼两年的事故才再次出现在阳光下。财新随后的报道称,“死者即为令计划年仅24岁的儿子令谷,当时正在北京大学攻读研究生。”
  如果说此前“超跑”、“飙车”、“环路赛车”类似的新闻元素只能拨动小众的神经,其解读角度也只限于“荷尔蒙”、“力比多”、“公众安全”、“年轻富豪群体生态”等方向,从这场肇始了一个政治家族衰败史的法拉利车祸之后,此类元素就获得了一种隐喻意义,更能引起公众的不适感,并有了被持续观察和深入解读的理由。
  从社会心理角度看,在市区内肆无忌惮超速、飙车、甚至引发车祸的超级跑车,已经成为了权贵阶层的具象化;跑车主人们视他人如无物、视公众安全如粪土的蛮横姿态,也活灵活现地展现了财富和权力的傲慢。实际上,除了令谷的名字与法拉利联系在一起之外,包括刘铁男儿子刘德成在内的多位落马高官的子女都喜爱“超跑”,这很大程度上强化了“权”与“富”阶层的一体化印象,强调了金钱和权力自由勾兑的现实,并会助推民间仇富和仇官情绪日渐趋于合流。
  此外,当年的保福寺车祸的信息一直在民间私下传递,公共平台上却密不透风、不露任何痕迹,直到两年后大老虎落马才在严肃媒体上浮出水面,这个过程留下的社会心理影响非常深入且很难清除。信息被控制的简便度和阴谋论的盛行是成正比例关系的,信息的不透明本身就是在催生谣言。长此以往,任何事实发布都会深陷“塔西陀效应”,引起公众的疑虑和戒备。此次大屯路隧道的超跑车祸之所以引起这么多观察和猜测,之所以警方在公布的信息之后,公众仍然处在一种“等待真相”的状态,正是这种疑虑和戒备的表现。
  此法拉利并非彼法拉利,但这次车祸引起的围观和评论,却完整地再现了当年那场车祸对社会心理的塑造,曲折却也明白地表达着民众对于权贵阶层操纵社会的猜疑与忧虑。清除这种影响,可能要比打老虎更为艰辛。
(责任编辑:王其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