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美德:寻根还是意淫?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12-15 08:59:01

 

传统美德:寻根还是意淫?

向凯凯

云南网讯(记者 李晓燕)中国经济经历了迅速腾飞之后,现代人的压力也与日俱增,如何提升幸福指数,已经成为现代精神文明探索的另一个方向。810日上午,云南省第二届中华传统美德讲坛开幕,将围绕“如何提升幸福指数”,进行以“弘扬传统美德,铸就幸福人生”为主题的宣讲活动。

  此次中华传统美德讲坛由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文明办、云南省教育厅、共青团云南省委、云南省妇联及云南省关工委共同主办,自10-13日将邀请国内著名专家学者进行宣讲,进一步发挥中华传统美德在我省公民思想道德建设中的作用。

本网关注的不是该论坛开幕新闻本身,而是论坛的主题,即现代人幸福指数和中华传统美德之间的关系。

对待中华传统美德这个概念,历来就存在两种相互对立的极端态度。一方面,有人认为以儒家道德为主,混合了道家和佛教文化的中华传统美德是确然稳固地存在着,并且成了定义中华民族的标志之一;另一方面,韩寒等人则认为所谓中华传统美德纯粹是人们意淫出来的虚构之物,它根本不存在。

那么迄今为止,我们对中华传统美德的追求究竟是一种文化寻根,还是一种意淫?

中国的小孩尚未懂事之前,就被家长灌输了无数的中华传统美德故事,或者是充满道德色彩的童话。中国人从小就被教导要尊敬老师、孝顺父母、爱党爱国等等,我们从小就被告知这些就是所谓的中华传统美德。孔老夫子和他的学生们更是留下了一部颇为壮观的《论语》来告诉中国人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人类总有一种溯源的冲动,一种寻根的本能,中国人尤甚。我们是有着五千年优良传统文化的民族,传统美德是我们在全世界值得骄傲的文化资本。于是我们便一天到晚把传统美德挂在嘴边,而文学界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寻根文学潮的兴起正是中国人历史情结的最好注脚。人类只有有归属感,有“根”,才会感受到存在的意义,才会有幸福感,这就是为什么该论坛会把现代人幸福指数和传统道德作为主题。

但是,历史总是发展的,历史中的道德也是不断变迁的。国外已经学者指出,道德是一种人文规定的虚构的东西,是一种不断处于建构和解构状态的永远不会固定的东西。因此,我们发现,以前的道德要求和现代人的道德意识想去甚远。曾经一夫多妻是合乎伦理的,而中国现在是法定的一夫一妻制;曾经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只有披上了自由恋爱的外衣才是道德的。这样历史化的观点发展到极端便会出现虚无主义的后果,一部分后现代主义者由此便认为道德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人们行为的好与坏的评价标准的存在本身的合法性就值得怀疑,道德就是一种意淫。当这种后现代主义意识落实到行动中时,便出现了反道德的现象。

在后现代的今天,中国人该如何应对现代道德困境?在这两种极端道德态度之中,人们该何去何从?

本网认为,我们应该采取一种辩证综合的道德态度,既不要将传统美德绝对化,也不要将之虚无化。首先,我们要承认,道德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是历史的产物。中国社会现阶段的道德需要肯定和古代是不同的,我们没有必要将所谓传统美德一股脑儿全部强加到现代人身上,这是一种变相的“拿来主义”。因为何为“美德”,古代人和现代人的标准是不一样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古代人“女子无才便是德”,而现代社会男女平等才是德。

然而,我们也不能将道德虚无化,更不能视之为一种纯粹的意淫。虽然道德是不断流动变化的,但是它毕竟是实实在在的一种存在和需要,很难想象一个没有道德规范的社会是怎样一种混乱的状态。人之所以为人,是由于我们具有区别于动物的社会性,人的本质属性就是社会性。而只要社会存在,那么人类的自由、人类的价值就从来不是一个个体的事情,而是建立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之上。因而,道德的需要是社会的本质需要,是人类的本质需要。

个体的绝对道德自由是不存在的,对这种绝对自由的追求是一种任性。道德自由只有符合整体理念,也就是得到一个社会的认可才是有价值的。我们对待传统道德,应该弘扬其中有利于当代思想道德建设,并得到社会绝大多数人认可的部分,而剔除那些顽固守旧不能与当代发生共鸣的部分。

现代人与传统道德的关系,既不是绝对化的继承关系,也不是纯粹的意淫关系,而是一种双方共鸣的对话关系。

(责编  向凯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