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道德教育危机与应对之道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8 21:11:04
 

美国的道德教育危机与应对之道

〔美〕A.威尔森

今天美国正规学校教育关注的焦点乃在于向学生传授计算机时代复杂工作所需要的技巧与知识,而道德教育则被忽略。与此同时,学校却为普遍的道德危机苦恼着。美国公立教育从30年代背离传统道德的关注中心,但是60年代广泛的文化变迁与对传统价值观质疑的现象出现之后,此种趋势发展的步伐加快了。的确可以认为,某些传统的价值观应该批判。美国人支持反对白人社会种族主义的民权运动以及检讨越南战争的道德标准都做得对。另一方面,60年代年轻人的叛逆虽然受理想主义的驱动,但染上了享乐主义和自我陶醉的判断力,结果变成社会与文化变迁的催化剂。由于社会文化开始赞扬年轻人,年长一辈的道德威信降低;,于是容忍甚至赞扬越轨行为,其结果是道德相对主义广为蔓延。

60年代以来,随着基督新教对美国文化垄断的衰落,美国人开始承认自己是一个多元社会,接受了各种文化与宗教信仰。在那种情况下,如果学校要教导价值观,自然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即该教谁的价值观?正是由于缺乏共同认可的普遍价值观,前一代教育工作者采取了“价值中立”立场。

确实,在青少年卫生教育的领域里坚持价值中立、无指导性教学法,仍是主要的教学方法。强调使用避孕套的“整体性性教育”的主要课程就是使用了价值中立教学法。尽管他们提供学生关于性生理构造、性卫生与性交做法等大量的信息,却煞费苦心地对道德问题采取中立的立场。此种方法之所以仍然流行,正是因为在青少年卫生教育领域里,教育当局不能也不愿采取这样的立场,即这里存在着应该遵循的普遍价值观与规范。

此外,完整性性教育的理论基础跟我们前面谈到的价值观净化理论的基础同样都是浪漫主义。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浪漫主义相信年轻人的天生冲动都是善良的,因此,应鼓励其自然发展不受社会的人为约束。按照这样的推理,完整性性教育工作者认为青少年性行为是天生的生理性功能,跟人的食欲一样不应加以限制。

更糟的是,由计划生育与领取组织所资助的学术调查显示一种适得其反的效果:实际上增加了性活动,因为此种性教育课程的破产已经明显。某些国家,主要是瑞典与美国,跨出了最初的几步,对青少年卫生教育采用新方法,也就是以下述前提为基础:小心地把性当作道德问题来对待。

如上所述,价值观中立教育法对于青少年卫生教育的吸引力与一个意识形态问题相关,那就是支配性行为的普遍道德规范是否存在。这个问题跟90年代初期人格教育工作者想要在道德教育工作上推行有指导性的、积极的教育法时所面临的障碍几乎一样。人格教育的支持者论证了培养良好人格的明显优势,面对并击败了道德相对主义的挑战。

不止是美国,在全世界许多国家中,人们在与破坏传统生活方式与传统习俗的急剧社会变化进行斗争。现代化向各国提出挑战,需要着眼于新的社会条件,重新诠释他们继承的价值观。从这层意义来看,美国道德教育的危机是典型的世界性危机。当然,其他国家可以从美国教育的经验中获益,但各国也要与不同的教育与社会问题作斗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其他国家可以避免美国的错误,少走一些美国走过的弯路与歧路。

(责编: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