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的另一行泪:中国学者寻访二战德国老兵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8 21:11:58
 

德意志的另一行泪:中国学者寻访二战德国老兵

(文章来源:凤凰网)

留德博士朱维毅利用在德国生活的近20年时间里接触了很多“二战”老兵,查询大量的“二战”史书、档案和资料,完成《德意志的另一行泪——“二战”德国老兵寻访录》(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该书展现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历史,包括德国战俘经历、女性在战争中的命运、国际法对德军战时行为的影响、德军对游击战争的质疑和对策等。

“二战”欧洲战场参战国军队的性犯罪记录

在世界战争史上,军队对敌方妇女施暴的情况屡见不鲜,但程度最严重的情况并非发生在处于野蛮时期的人类社会,而是发生在人类进入工业文明并拥有了国际法准则的二战时期。

在“二战”欧洲战场上的主要参战国中,军队的性犯罪记录具有显著的差异。

无论是私人回忆,还是历史档案记载,涉及到英军士兵个体强奸平民的记录都比较罕见,而英军群体性的性放纵记录更是闻所未闻。

和盟友英军的绅士风范相比,美军的性犯罪记录略显尴尬。史料记载,美军在德国境内长驱直入的19453月到4月间,美军事法庭在160万驻德美军士兵中共审理了487起强奸个案,犯罪人数占军队总人数的万分之三。

在盟军方面名声最坏的是法国军队。1945416日,在“二战”中受够了德国人窝囊气的法国军队在美军的空中火力支援下开进了以斯图加特为中心的巴登符腾堡地区。17日,大批法国第一军团的士兵涌进了号称“黑森林珍珠”的小城弗劳伊登斯塔特,然后就跌跌撞撞地开始了在城内废墟上历时三天的群体性“性捕猎”行动。凡是和他们遭遇的德国女性几乎都不可能逃脱被这些“解放者”疯狂蹂躏的命运。根据当地的一位女医生卢茨的回忆,在那三天里光是来她医院就诊的被强奸致伤的妇女就超过600人,有一个伤号在一夜之间被法国人折磨了上百次,其间昏死过去十多次。根据德国官方的统计,在斯图加特及周边地区被法军士兵强奸的妇女为1198人,其中年龄最小的14岁,最大的已经74岁。

那么,在“二战”期间对欧洲各国犯下累累罪行的德国军队的性犯罪记录又如何呢?

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曾以4条罪行对纳粹德国进行了起诉并定罪,其中一条是可以包括强奸行为的“违反人道罪”,但公诉人并未对德军的强奸罪行提出指控。

战后,世界各国(包括德国本身)对纳粹德国的罪行都进行了广泛而深刻的揭露,但德军的大规模强奸行为从未被涉及到。

德国的哥廷根历史研究会指出:“强奸风潮在德国军队中从未发生过。少量的个案受到了德国军事法庭的处罚。”

在我采访过的德国老兵中,无人承认其所在部队发生过强奸行为。

柏林的罗迪老先生说:“我在当兵的时侯从来就没有听说士兵强奸俄罗斯女人的事,这是严格禁止的。”

不来梅的老兵奥克尔回忆说:“对强奸行为的处理很严厉,如果强奸行为被投诉,肇事的人会立即被押送军事法庭审判。在战事紧张的时侯,这样的人会先被送入缓刑营,然后被送到最危险的前线去作战。”

事实果真如此吗?根据1944年的德国军事法庭判例统计,在总数为1700万德国军人中,性犯罪判例为5349个,占军队总人数的万分之三,和美军进入德国后的性犯罪比例大致持平。

在欧洲战场上的“二战”史卷中有一段没有受到过任何追究的规模浩大的军人群体强奸罪记录,那就是苏军在征服纳粹德国后的大规模性放纵行为。

由于这些犯罪者属于反击侵略的一方,而受害者属于世界公敌的一方,这一骇人听闻的集体罪行不但没有受到过惩罚,甚至没有引起过国际社会的真正关注和谴责。惟一对人类历史上的这场规模空前的强奸浪潮怀有刻骨铭心记忆的,就是那一批被蹂躏过的德国妇女。很显然,让她们再去相信这个世界还存在正义和公理已经很难很难。

获胜武装力量的强奸行为具有最严重的犯罪后果,因为社会对这样的暴行根本无力遏制。另一方面,大规模的军人性犯罪也必然要对军队自身以及它背后的国家产生最大的形象杀伤力。苏军士兵的强奸行为加剧了整个欧洲对苏联的反感,也为战后苏联在意识形态领域内的价值观推广构成了极大障碍。德国的女性为纳粹的罪恶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而苏军的强奸行径也使这支曾取得人类战争史中最辉煌胜利的威武之师集体蒙辱。

(责任编辑:高昌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