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璞畅谈社会热点问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12-15 09:57:00

 

王瑞璞(左)正接受本网记者采访

王瑞璞,中央党校原副教育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第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华人才思想道德研究会会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国民经济管理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副会长。

今天,我们有幸邀请王瑞璞会长做客“精英对话”栏目,就我国经济发展、就业形势以及思想道德建设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王会长为人亲切和善,对目前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有深刻的认识和独到的见解,为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编者按

王瑞璞(中)正接受本网记者采访

经济问题:

记者:目前正处于全球金融风暴当中,我国也深受影响,针对目前的经济状况,中央提出了保八的目标,而在山西省上半年却出现了4.4%的负增长,如今金融风暴仍很强势,你认为中国可以实现这个目标吗?

王瑞璞:我前段时间也去过山西省讲课,也了解到了山西省现今的一些状况。山西省的确存在着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特别是小煤窑的问题。很多小煤窑存在着非法经营的问题,尽管小煤窑解决了一些就业问题,但那些是相当有限的,况且那些雇佣工人大多是外地人,并非都是当地人在挖煤。小煤窑的弊是远远大于利的。一方面,小煤窑的设施很简陋,安全问题相当严重,我们经常可以听到山西省出现矿难的新闻,而且动不动就出现数十人因矿难而丧失生命,这给死者的家人带来了沉重的打击,给社会带来了不稳定因素,山西省相关的各级政府领导也因此而不断地撤换。毕竟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条。另一方面,小煤窑的存在对国家资源能源是一个极大的浪费,因为小煤窑的各项设备都不是很好,不能有效地充分利用,浪费了许多的煤炭资源,更何况我国本身资源就很短缺。再有,小煤窑的存在也给当地人带来了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环境污染严重影响到人们的日常生活,给人们的生命安全也带来了威胁。最后,小煤窑富的是少部分人,而且往往存在着官商勾结的严重问题。这些都是山西一直以来所面临的问题。

山西出现负增长的问题,与其正在下决心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整改与关闭非法煤窑等有重大关系。但这并不一定能影响到国家GDP8%左右的增长目标,毕竟山西在全国目前的经济发展中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例子。

记者:我国在美元贬值的危险下还在大量购买美国国债,截至今年五月底,中国持有8015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成为美国国债最大的持有国。外汇储备已达2万亿美元。现在国人很担心这些钱会贬值,有学者提出买美国国债不如用这些钱换土地或黄金等其他东西。您怎样看这个问题?

王瑞璞:这是国人都很关心的问题。2万亿外汇储备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从总量上说,在世界上是很多的,这是大家一直以来都比较看重的,也是大家比较乐意看到的结果,但同时又是大家比较担心的来源,尤其是在目前全球遭受严重金融风暴的大背景下,大量购买美国国债,这势必给大家带来一些担心,我想这也是很正常的。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如果从人均的角度来看,那么说我国的外汇储备比较少则一点也不为过,日本只有约1.3亿人口,而外汇储备有1万多亿,而我们国家13亿人口,外汇储备也只有2万亿多一点,这样看来,我们的外汇储备还是很少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其实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水平,与美日等发达国家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这里面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国家的产业结构不合理。我们国家目前正在改革之中,正处于向工业化发展的过程之中,还有许多的地方需要改进、改善和改正。

购买美国国债在当前来看依然是比较合适的,这是国家权衡再三所做出的决定,购买黄金等稳定性不好,流动性也比较差,所以说从安全性的考虑来看,目前还是美元相对比较安全,另外这与我们国家一直以来的外汇储备结构也有很大关系,这些都是仍然购买美国国债的重要原因。

就业问题:

记者:当前金融危机,我国的就业面临巨大挑战,而其中主要是大学生和农民工的就业问题突出,现在国家也正在采取一些措施试图解决就业问题,但似乎是治标未治本,尤其是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如采取一些行政命令来划指标,研究生再度扩招等措施,这些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请问怎样才算是从根本上扭转我国现面临的严峻的就业形势?

王瑞璞:目前我们国家的就业问题比较严重,尤其是大学生的就业问题,这比农民工的就业问题还要严重,为什么呢?一方面,大学生是高素质人才,他们绝大多数都留在城里,况且大学毕业生每年都在增长,而如今经济形势又有些波动,很难满足大学生的就业需求,很多单位,也是不太愿意要应届毕业生,因为他们没有工作经验,不能很快给企业带来经济效益,再者,很多工作并不需要高素质的人才,有一般性的工人就可以做好,而且他们只需支付比较低的薪资,所以大学生的就业自然就面临着一些困难;另一方面,农民工进城打工虽然困难,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他们在城里不能找到工作,还可以回到家乡,继续可以耕作他们的一亩三分地,所以说温饱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不会出现大的波动,而大学生则不同,他们在城市里无依无靠,没有生活经济来源,而如今就业机会又不多,这势必会影响到社会的和谐稳定,因而国家需要想尽办法来帮助大学生就业。

再说,国家不能百分之百的就业率,必须要有一定的失业率,最好控制在6%以下。毕竟失业也是一种劳动力储备,在合适的失业率下国家会发展得更好。

要解决就业问题,一方面,政府要有自主创业的积极扶持政策,如提供资金支持,并提供顾问人员等,积极帮助大家创业,尤其是大学生。同时,政府要拓宽就业政策,如免去部分相关的税收等。当然,大学生自身也要转变观念,不能好高骛远,要踏踏实实的、安安心心的干;还有,就是要大胆的自主创业,先有这个勇气和能力。

记者:面对我国存在的就业压力,有些学者提出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企业,您对此有何看法?

王瑞璞:科技发展的效应之一就是“死劳动”排挤“活劳动”。科技进步,机器生产替代手工劳动,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目前我国就业形势严峻,长此以往,会影响社会稳定。人口多、劳动力资源丰富是我国的国情,发展劳动密集型企业,能够吸纳大量的劳动力,是现在的可行之策。有人建议水利工程中不使用挖掘机,而用人力代替,这有些言过其实。我们应该努力发展生产,千方百计地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保障人民群众的基本生活。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并不是发展落后产业,而是要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政府要大力扶持劳动密集型企业,给予资金和资源支持,既能充分发挥我国的劳动力资源优势,又能缓解当前的就业压力,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经济发展。

道德建设问题:

记者:大家知道,在市场经济大发展的背景下,我国国民的思想道德素质是很欠缺的,尤其是我们年轻人,尽管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但似乎一直都没有采取很有效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借助中国的传统文化即国学来解决这个问题!不知您对传统文化与现代道德建设之间的关系有何看法?如果可以促进国民道德素质的提高,那么您认为应该怎样结合?

王瑞璞:传统文化对现代道德建设是很有帮助的,但也应该一分为二的来看待,不能全盘吸收,也就是说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古人的优秀文明成果是应该积极吸收,如忠、孝、仁、义、和等,如今我们国家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就是积极吸收了传统文化的优秀成果。而对于一些糟粕,如“三从四德”的思想则应该去除。

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传统的儒家思想,是有其弊端的,在中国历史上,往往在国家动乱、改朝换代、革命战争的时候,儒家等传统文化会受到压制、打击,代之以法家、兵家等激进的变革的思想;而在和平时期,儒家等传统文化思想就会得到政府和国民的青睐,从而又会有发展和兴盛,我们国家现在的“国学热”不就正好反映了这一现象吗?这本身就说明传统文化是有缺陷的,不能只是一味的一成不变的继承和吸收,所以要一分为二。

传统文化对现代道德建设有帮助,但从根本上说,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应当从制度上来着手,制度上进行有效地、完善地规范,传统文化做辅助,同时推行,相互补充,共同促进我国的现代道德建设,提高国民的思想道德素质。

 

(编辑记者:刘刚,佟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