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物质文化遗产立于非遗后时代的在场化保护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4-07-18 13:16:10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现状和“非遗后时代”的提出

    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当今已然成为一个耳熟能详的文化名词,即使是普通民众也能对它的涵义知晓一二,可见它已经从金字塔和学术领地中进入到了平常生活,因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本身属性即是“人人都是文化遗产的主人”——这也是文化部确定的今年“非遗”日的主题[]。一直以来,中国的“非遗”保护之路走的坦荡而且扎实,这源于我国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正确认识和高度重视,从而一股巨大的力量使抢救、保护之风逐步推进,万物细无声般润泽所到之处。

    今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10周年,目前中国是世界上列入“联合国公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一大国。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232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中,中国29项入列;在27项《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中国有7项入列。我国的“非遗”保护是由国家重视、引领、指导的政府行为,目的是促使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积极有效地开展,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使保护工作规范化,尤以 2011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为里程碑,这一举动,充分说明了我国对“非遗”保护的决心和力度,既明确了准则和要求,也全面指导了“非遗”的保护方式。

    “非遗后时代”最初由学者冯骥才提出,“在基本完成了‘非遗’抢救和认定工作之后,我们就大功告成,不再管它何去何从了吗?当然不是。应该说,我们进入了‘非遗后’的时代,即完成了‘非遗’认定之后的时代。”[]此非遗后时代是相对于非遗前时代提出,这时学者保持着责任感敏感地意识到,在经历了“摸清家底”的地毯式搜索后,应该有效保护“家底”,真正让“家底”“宝贝”起来。在时间类的划分上,学者刘锡诚也有相似认识,针对民间文艺,提出了“后集成时期”,相似地指出,在进行了历时持久、声势浩荡且获得成功的普查后,浮现在世人面前的“珍宝”将如何去何从?应该制定具体的、有效的、与时代接轨的方案。

    换个角度讲,“非遗后”时代的到来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进程的开始。在当下总结成绩、了解现状,并即时地规划和选择未来“非遗”的保护、传承、发展方式方法,这都是很必要的。

    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当下的在场化保护

    总结成绩 放眼当下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族人民世代相传并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历史长河中,中华民族在勤劳进取的生产、生活方式中,总结和提炼着智慧的结晶,这结晶凝聚的是一代代人情感和心血的中华民族的DNA,凝聚的是中华民族的文脉。我国从2001年开始筹备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也慢慢进入了公众领域,多年来,我国的“非遗”保护工作成绩卓然并摸索出符合国情的保护之路:通过开展基础性普查,收集资源近87万项。经国务院批准,由文化部确定并公布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秉承着“国家 + + + 县”4级保护体系,我国已经在2006年、2008年、2011年公布了共3批次的1219项“非遗”项目,同时,我国也注重“传承人是活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共批准、公布了4批次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共1916人。

    2011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更是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全面进入法制保护的时代,打开了有法可依的局面。

    正视问题 落于实处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如火如荼的过程中,一方面加强了对“非遗”本身的重视,增强了国人对国家、家乡的传统文化的了解和认识;另一方面,“非遗”也由于面临的关注而受到误读,使保护行为“矫枉过正”甚至“误入歧途”。比如:一些地方以“非遗”为由招揽、吸引民众去观光、旅游,用穿着民族服饰的演员在景区进行“变味”的民俗表演或推销商品或借机合影收钱;一些商家利用“非遗”热,不失时机地包装“非遗”,让原来的传统手工艺完全机械化生产,不进行说明就推向市场;用打造了新造型的演员在舞台上进行民俗表演;一些不恰切的宣传,使传统节日习俗意义扭曲,像使乞巧节变成中国情人节。类似种种以经济利益为先,保护、传承为次的行为不仅会混淆民众对于“非遗”真实面目的认识,长此以往,也会打消民众对“非遗”的积极性,对非遗产生“排斥”反应。

    虽然,一些不当行为只是少数而为,但重申报轻保护的态度却是一贯存在的。诚然,在这个商品经济的时代,利益是一些人的第一追求,但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为“形象工程”、“销售招牌”做牺牲。对于“非遗”,崇敬和谨慎的对待才是应有的态度,这才能减少对已经流失、消逝的大部分传统文化所造成的“二次伤害”。在保护的同时总结经验、纠正错误,才能获取科学和有效的方法。

    规划未来 有的放矢

    进入“非遗后”时代,非遗保护工作的任务和侧重点与之前相比,发生了改变。冯骥才先生提到,“这时的重要任务就是科学保护、广泛传播、利用弘扬和学术理论支撑这四方面的工作”[]。笔者十分赞同以上几点,并针对具体落实的易推行度有如下建议:

    1.重视、加强法制保护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式中的一种,法制保护是重要且非常必要的,如何在建设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当中运用法律科学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则是当下应关注和思考的问题。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是继《文物保护法》施行30年之后,文化领域的又一项重要立法,对“非遗”保护工作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属性为行政法,主要是确定政府和行政部门的职责义务,明确国家态度。但面对实际保护工作,建议出台相应细则并加强和其它法律的衔接,应该具有更详尽的处罚及追究措施,以增强执法严度和力度。

    2.加强培养、教育与人才的注入

    “非遗”不仅属于过去,也属于现在,更属于未来。加强“非遗”教育就是承诺“非遗”的未来。可以将“非遗”进入校园,使其纳入相关课程,或鼓励学生参与“非遗”课外活动,并适当计入成绩。“非遗”作为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一部分,使青少年增加对其的兴趣并活跃传统文化氛围,这既可培养潜在传承人,也是继承、弘扬传统文化的最佳方式,故应加大力度。另外,专业人才的注入也是十分必要的,吸引人才“就业”参与“非遗”保护,拥有策划、推广等才能的新型人才将运用专业知识帮助老传统焕发新生机。

    3.加强学术研究和交叉学科协作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理论保护之所以困难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学术课题。它所包含及涉及到的学科有:文学、美学、艺术类各学科、民俗学、人类学、民族学、建筑学、医学、体育学等等,学术研究应该在现实发展之前沿统揽全局,但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年龄小的老同志”来说,学术研究的速度并没有它的成长速度快,甚至目前在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还不能称之为一门学科,若使学术理论作为它的发展依据和支撑,必须加强学术研究、学科建设和相关涉及交叉学科的互动,丰富学术科研深度,只有这样,才能以理论指导实际。

    4.真正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人

    我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丰富的泱泱大国,也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一个未间断文明史的国家,五千年的历史促使文学、艺术、思维方式、生活习俗、生产方式等等先进发展着,历经时间浪潮沉淀下来就成为今天我们还可以识见的“非遗”珍宝。宝库的丰盛并不代表可以挥霍和流失,也不能因为种种原因借口忽略,因为“非遗”代表的是中华民族的血脉,也是每一个中国人身上的民族基因,每一个人都有责任自觉地传承和守护。

    值得说明的是,保护是没有终点的,不能只是将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整理出来,再束之高阁。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活态传承的属性,它就像血液一样,鲜活才能流动。所以,提供环境和土壤使它继续存活于当代,传承和发展才是最好的保护方式。笔者以为,使边缘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重回视线中心才是我们大力保护后的愿望,而不是再将它继续边缘化。当然,在我们应该去适应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来适应我们的问题上,我以为,只要遵循在保护的同时坚守“非遗”的本真性,本着抢救保护第一,文化发展中的新生性使非物质文化遗产产生变化是可以接受的,也是十分正常的。就像“非遗”在几千年中存在的那样,积淀的是世代的变化,让最优秀的文化再不断发展、完善、变迁着。

    人人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人,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创造者。接受和喜爱的前提是接触,所以创造条件,使“非遗”重新融入生产、生活之中,使它立于当下才是长久之计。在这个现代化、商业化的社会中融入祖祖辈辈的经验和智慧,令中国在城市化、国际化发展中彰显中华民族的烙印,再祖祖辈辈的传承下去,这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存在的意义,也是民族存在的意义。我认为,传统文化的回归和发展是予当下社会发展的最佳方式,也是每个中国人迫切需要的,因为中华传统文化是中国人民价值取向的基点,是整个民族价值观、思维方式、审美选择的源头。传统代表着世代浓缩的历史记忆,优秀的传统文化利于建立“民族性”的价值观。事实上,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之路是一条文化复兴之路,也将是民族复兴之路。文化自觉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最终目的,只有国人不作旁观者,而是参与到保护中来,在保护中令“非遗”活态传承、发展,才能做到文化自信、民族自强,真正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人。(文/刘勍)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新华社,2011-02-25.

    2. 项江涛、冯骥才.“非遗后时代”保护是学者的时代担当.人民网,2011-12-19.

    3.刘锡诚.21世纪:民间文学研究的当代使命.民间文化论坛,20131.

    作者单位: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

    []每年六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非遗日,今年已经是第8个年头。

    []项江涛.冯骥才:“非遗后时代”保护是学者的时代担当.人民网,2011-12-20.

    []项江涛.冯骥才:“非遗后时代”保护是学者的时代担当.人民网,2011-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