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之我见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9 09:34:42
 

传统文化之我见

    秦惠彬

  中华传统文化厚重坚实,源远流长。同另外几个古老的文明相比较,中华文明传承谱系清楚(器物的、文字的,等等),从未中断,虽然也有薪传一脉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的传统文化在发育成长壮大的过程中,吸纳了不少带有异质的文化。这既是它美硕的原因,又是其结果。文化是有层次的。在历史上有以文本经典为代表的精英文化(主要是儒家),又有制度性的文化,还有(不同地域、不同人群的)普罗的即草根文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本质属性就是以部分精英文化和俗民文化为代表的精神向上运动,就是让中华民族昂然屹立于世界的那种我之为我的东西,就是《易传》中的那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就儒家而言,特别是后儒,它走向内敛式的道路。读读语孟,确能开启智慧,涵养性情,使人顺,使人孝,达至自我圆满(完人)。它没有告诉我们求疑思维存在的合理性、必要性,以及求疑思维的逻辑路径。求疑同样是思维向上运动的基本动力。身修、家齐、国治、天下平,它训示的这个路径似乎也有问题,很难说它是经世学问。古人云,半部《论语》治天下。倘为经验,确切的表述应该是半部《论语》治半个中国

  而在我们的俗民文化中,却充满着活力并有散射自身能量的强烈欲望。《诗经》中的《风》张扬个性、张扬生命的律动,有人气、有活气,同《雅》、《颂》中板着面孔的形式主义的端庄典雅大不类。秦末、汉末、唐末都有人说过一些大不敬的话。《水浒》中的李逵也不那么Q”。明代小说对上流和礼教的嘲讽和挖苦,可谓无以复加。其给予读者的感官刺激,是为了拍案惊起。让思想活跃起来,让身份流动起来。这就是草根文化中的批判精神。这种精神是思维向上运动的主要动力。

对于当代,对于现代化,在精神领域里我们并不本质地缺少什么。

广义地说,文化、文明是人类非生物性行为及其后果的总和。狭义地说,文化是一种认知体系。我们的传统文化,作为认知体系,它有判别功能。就而言,它要回答谁是我。就而言,它要回答谁不是我。我们的传统文化是柔性文化,承认交流、融汇是文化的常态。我们的传统文化其自身并不缺乏教义宽容实践弹性。而教义宽容实践弹性是一种文化与时俱进的必备条件。当然,在文化中也存在着某些具有恒定性的东西。它不像有的文化特别是宗教文化那样具有刚性的排他性,只承认交流,边界意识很强。任何一种文化(狭义的),从整体上讲,都是与其所处的历史境域即经济生态、政治生态相适应的。后者是活跃的、能动的,前者有惰性(主要指制度文化)。两者的良性互动促成了社会的进步。

对于传统文化的态度有两种极端是必须反对的,一个是数典忘祖(一种虚无情绪),一个是寻根意识(一种民粹情绪)。两者虽然表征不同,其实是同一个因的两个果。观察其更深层面便能发现,它们都缺乏对时代精神和主体意识的智性把握,是价值观的迷失。回头看故事、溯脚印,几多汗迹、几多血渍,这路直也未必?在多元架构中,关注自我、特性、特色,是很自然的。但不能忽视普遍主义、普遍价值———这是自醒的认知起点。

 

后记:

处于当前改革和转型的大潮中,对于传统文化的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是大家应有的态度,在现代性元素与传统碰撞交流的过程中,正确的抱有应有的态度,是我们应该把握的方向。

 

(责编:冬至)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