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错辈谁之过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8 20:08:56
 

婚恋错辈,谁之过?

杜敏

据英国《泰晤士报》2005914报道,英国沃林顿市一名40岁的女性和前夫离婚后,日前竟要嫁给自己的前公公,当他们的结婚申请遭到拒绝后,两人将此案告上欧洲人权法庭。随后,法庭做出判决,宣布英国拒绝他们结婚违背人权。结婚申请遭到拒绝。(消息来源:《重庆晚报》)

201012《环球日报》报道《马来西亚儿媳嫁给公公惹乱伦争议》,称根据新加坡新明日报11消息,马来西亚一名40多岁的女性妮达在丈夫去世一年半后与经常探望孩子的公公登记结婚。

无独有偶,事实上,国内婚姻登记机关工作人员也经常遇到这样令人尴尬的事情。

英国沃林顿女主申请被英当局拒绝的原因是当局认为这样的婚姻违背“伦理道德”,而这样的“伦理道德”明确规定在英国法律之中,马来西亚则无此相关说明,英女主登记申请被拒后,起诉至欧洲人权法庭,终得胜诉。可见,国外对准许登记与否,态度不一。但是总体来看,对待类似事件,国际社会的宽容度显然还是比国内高很多。国内统一做法,就是拒绝当事人的登记申请。

婚姻本是个人的事情,“我的婚姻我做主”,然而当婚姻与伦理道德相悖,婚姻的境遇就不那么顺利。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公公要娶儿媳、儿媳要嫁公公的事例已经不足新鲜,人们已经由最初听闻的瞠目结舌到今日的权当茶余饭后的谈资。笔者认为,人们对此类事件态度的转变的原因恐怕不能简简单单看作人们“见怪不怪”,而应当看到隐藏在其背后的信息,那就是此类事件恐怕是越来越多了。面对如此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但越来越多的现象,笔者认为,人们不应当麻木看待,而应认真追究此类信息发生的深刻原因。

当今社会,追求自由绝对、情感真切的心态为这类事件产生创造了可能。“人生只此一回”、“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的青春我做主”、“我的地盘我说了算”,这种意识流式的对人生的态度使得人们更倾向于更主观的强调自己的内心感受,追求自己所认为的纯粹自由、追求自己属于自己的情感,而较少考虑到其它因素对个人自由的限制。

社会成员对个体的宽容为这类事件产生提供了较为宽松的社会环境。传统社会甚至到改革开放初期,普通人对道德伦理和法律只要在知之的情况下完全持敬畏的态度,很少有人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越过雷池”,一旦某人作出了违背伦理的事情,社会成员将群起而唾之,这也使得人们对自己的生活和行为更加谨慎。而今,随着改革,经济发展、人们的思想也逐渐趋于开化,在兼容并包思想下,加之对人权的尊重,目前,社会成员一般对社会成员的道德要求更加宽泛,更尊重社会成员个体意志自由。

相对困难的生存处境也促使这类事件发生。房价飙升在各大城市有目共睹,在城市生存的生活成本逐年增长。因而,因房产及抚养子女困难而欲与公公结婚的女性也不是不存在。

由此看来,婚恋错辈的过错似乎应由社会和个人共同承担,又似乎都没有过错。但笔者认为,虽然社会进步将促使此类事件良性发展,然而,这种婚姻本该不值得提倡,俗话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更何况本身是“昔日父”呢?!再者,一般,欲与公公结婚的女性往往带有孩子,那么孩子们将怎样称呼“昔日的祖父”呢?!就伦理实际而言,这无疑是让人头疼的事儿。

(责任编辑:肖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