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德遇上了金钱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8 21:10:13
 

当医德遇上了金钱

——对深圳缝肛门事件的深思

张丽

      这些闹剧、悲剧不只是带给我们一丝丝的怜悯、哀痛,更能让我们警醒:在金钱面前不要丢掉基本的道德良心。

20107月,深圳凤凰医院爆出了一件骇人的事件:一名产妇因未给足红包而被助产士缝上肛门。之后,助产士、医院、专家……都跳出来,抹杀这件事,信誓旦旦的给予否认。近期,经过公安局相关人员的调查,产妇的肛门的确被缝扎过。我们暂且不论因未给足红包的产妇被报复性的缝上肛门这件事本身背后所折射出的道德沦陷程度,先来看看当此事被曝光之后,助产士和医院方面,以及所谓的专家人士所表现出来的对一个公民个体的痛苦的责任与道德良心。

事件曝光之初,助产士拍着胸脯喊冤枉,说绝没用过针,绝没动过线,只是帮产妇处理痔疮。自称自己是好心,显示自己无私的伟大。然而,当我们得知到事情的真实情况后,无法不为该助产士感到无地自容。我们更无法想像,当时该名助产士为自己伸冤的勇气来自何处,是如何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大喊冤枉,向社会宣告自己的好心办坏事。

在助产士为自己喊冤的同时,更让我们无法理解的是医院和被请来做调查的专家也都站到她那一边,声称产妇的肛门未被报复性地缝扎过。我们不知道,医院方面和一群专家是经过怎样的调查或经过和助产士怎样的交涉之后做出这样的定论:产妇的肛门并未被缝扎过。如果说医院方面为维护医院的声誉,昧着良心替本医院职工说话是可以理解的话,那么,这一群被社会信任的权威专家为何也糊涂起来了呢?这背后隐含着什么吗?我们无从得知。只是担心,有那么一天,也许我们的身体、甚至生命也会置于这样一群人的手中,孤单的任其宰割、索拿,无处伸冤。到那个时候,我们还有谁可以相信。

我们再来看“缝肛门事件”的本身。一个小小的助产士仅仅因为产妇家属的红包太少,而报复性的缝上产妇的肛门,是谁给她这么大的胆量?当她如此作为的同时,身边的同事又是如何处理的?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当她如此作为的时候,有想过这件事的后果,想过这样的作为给他人带来的生理、心理的双重伤害吗?我们不知道该助产士期望的红包是多少,但我们可以肯定,一点点的钱财就可以让该助产士道德完全丧失。

7月份以来,深圳缝肛门事件就持续着一直未完全得以解决。但看这一事件似乎只是对医院里头送红包现象的真实披露,然而我们再往深处想一想,这一事件更折射出了我们整个社会风气——金钱是一切:我们很多本应为公众服务的人员被金钱蒙住了双眼,甚至连基本的道德心都已丢弃。前期的因拆迁所引发的一桩桩人命案悲剧似乎还未远去,缝肛门事件又已来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似乎每天我们都能从新闻中得知一桩桩闹剧、悲剧,而这些闹剧、悲剧都围绕着金钱,连曾经被我们视为至亲至爱的兄弟姐妹间、父母与儿女间也可以因金钱而起纠葛,闹得不可开交。看着这些,我们有时会哭笑不得,有时却又不由得会发出一声声叹息。我们多么希望这些闹剧、悲剧不只是带给我们一丝丝的怜悯、哀痛,更能让我们警醒:在金钱面前不要丢掉基本的道德良心,凡事多看情,不看钱。

(责任编辑: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