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园情怀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8 23:54:08

燕园情怀

北京大学 张海亮

京城再一次飘起了漫天大雪,纷纷扬扬,天地间好像被硕大的棉花糖所充盈,无声无息的雪花落在静谧的深夜里,安静的像熟睡的婴儿,毫无困意的我,在网上随意的翻阅浏览着以前的博客,记忆随着那些文字慢慢展开,似乎又回到了以前。蓦然间又看到了去年为自己写的一首诗,那是距离我参加考研正好一周年之际,梦想和现实的错位让我感觉很不爽。

诗如下:忆去年往昔,意气风发赴考场,看今朝,萎靡颓废空虚度;哀吾流年似水,去而不返,壮志雄心,仅存余息。光影燕园,一塔湖图,曾几何时索心田,誓要奋战到底,一睹汝容颜;而今,博雅依旧古朴高耸,未名仍是诗人海洋,物在人已非,蓦然回首间,凄然泪下。

那是我最真切的心声,从来没有像当时那样,为自己的虚度和无所作为而感到内疚不堪。尽管我的大学时代是在碌碌无为中度过的,但我一点愧疚感觉都没有,似乎大学好像就是用来虚度的,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我所在的是我魂牵梦绕的燕园,是在我心中最圣洁的地方,我不能容自己一点点的污点,这是我心中的燕园情节。

真的不知道怎样形容第一次踏进美丽古朴的燕园时的心情,激动、兴奋好像都不能表达当时的感觉,唯一记忆深刻的是站在未名湖畔时,一想到要在这美丽的地方度过三年的时光,幸福的无话可说,未名湖的湖水永远是绿色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承载了太多文人墨客的情怀的原因。湖畔的垂柳在习风的微扶中不断地“打扰”着平静的湖面,泛起片片涟漪。湖心岛的枫树已经在暮秋中呈现泛黄的叶子,一片片,黄的那么真切那么欣荣。古朴的博雅塔仍然高耸的矗立着,这座见证了中华民族苦难和繁荣的标志似乎越发挺立了,她高高的站着好像在关注着民族的美好未来。

燕园的主色调是红与灰,走在燕园中,看到的都是古老的建筑,灰色的墙壁加上琉璃瓦,屋顶的结构依稀残存着清代的建筑格式,每座建筑都不高,这是北大的特点,追求的是均衡美;但凡来北大的人一定要去西门看看,因为那是北大在外人眼中的象征,那个有点像古代衙门的校门吸引了无数少男少女的神往,从西门进来首先会看到两座华表,据说是从圆明园弄来的,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代表中华民族信仰的图腾,坐落在美丽的燕园,包含了北大对民族的责任和承担的重量。

燕园依旧是燕园,只是,“岁岁年年人不同”,每个北大人从进来到出去,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一点北大的气质,那种“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五四运动的发展源于北大,也深深的影响了北大,五四精神代表着诚实的,进步的,积极的,自由的,平等的,创造的,美的,善的,和平的,相爱互助的,劳动而愉快的,全社会幸福的统一体。因此五四精神就是升华了的爱国精神。归结起来是,忧国忧民的爱国主义精神,无私奉献的高度社会责任感,宣传民主科学的进步精神,追寻时代潮流、把握时代命运的伟大精神。这是北大人赋予北大的,同时也是北大传承给后来北大人的。北京大学深深地影响了中国历史的进程。这一影响可以从用美国著名哲学家杜威评价蔡元培的话窥见一二:“拿世界各国的大学校长来比较一下,牛津、剑桥、巴黎、柏林、哈佛、哥伦比亚等等。这些校长中,在某些学科上有卓越贡献的,固不乏其人,但是,以一个校长身份,而能领导那所大学对一个民族、一个时代起到转折作用的,除蔡元培而外,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我很幸运,能走进北大,融入燕园,去近距离的接触这所大学的气质美,这是影响我一生的财富,而我怎能对之冷漠对待?

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泡一杯浓茶,在图书馆挑一两本好书,找一个安静的角落,静静的、默默的去品味,偶尔累了出去走走,绕未名湖一圈,看着湖光塔影,心里便透着幸福感……

(责任编辑:王富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