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尊道贵德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8 18:20:39
道德经:尊道贵德
 
 
【原文】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注释】
 
    ①  势:万物生长的自然环境。
 
    ②  莫之命而常自然:不干涉或主宰万物,而任万物自化自成。
 
    ③  亭:用作动词,完成、结成的意思。毒:熟。
 
    ④  养:爱养、护养。
 
    ⑤  覆:维护、保护。
 
【译文】
 
    道生化万物,德养育万物,物性使万物纷呈其形,环境使万物得以长成。因此,万物无不尊崇道、珍重德。道之所受尊崇,德之所受珍重,就在于道对于万物的生长并不加以干涉,而顺其自然。所以道生长万物、德养育万物,是万物成长发展,成熟结果,对万物加以养护和保护。养育万物却不占为已有,造就万物却不自恃己能,长养万物却不自作主宰,这就是道的最高境界,把它称之为“玄德”。
 
【评析】
 
    这一章是老子的道德观。老子认为万物由道而生,由德而育,由物质而赋形,由外界环境而长成。也就是说,道、德、物质和环境是万物生成的四大要素。老子还认为,万物的自然境界就是最完美的境界。在这种境界里,万物不受任何东西的主宰、干涉,只有道可以主宰他们,但是“道”却不干预他们,任其自然的生长、发展。这就是道的高贵之处。这就是“道”在作用于人类社会时所体现的“德”的特有精神。老子称之为“道生之”,说明万物的生长需要依据着客观自然界存在的规律;“德畜之”说明客观自然界存在的规律具体运用于物的生长。显然这一点,是老子反对鬼神的表现,反对有神论的表现,这是一种毋庸置疑的无神论思想,它否定了作为世界主宰的神的存在,这在先秦时代的思想界应该说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故事】
 
    老子说:“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最高的道德就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品格,一种有所作为却不自恃有功的精神,一种施恩不图回报的境界。孔子说:“见义不为,无勇也。”我们说,见义勇为却是真正的勇。墨子周游列国极力宣传他的学说,最为可贵的是,他为天下百姓免除灾难,众人却不知其功,墨子对此并没有丝毫抱怨。
 
    墨子怀抱“救世”的情怀行义天下,认为只有义才能利民、利天下。所以,他以一个苦行僧的形象周游列国诸侯,不仅极力宣传他的学说主张,而且尽力制止非正义的、给天下百姓带来无穷灾祸的战争,达到了见义勇为的至高境界。
 
    天下有名的巧匠公输盘,为楚国制造了一种叫做云梯的攻城器械,楚王将要用这种器械攻打宋国。墨子当时正在鲁国,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动身,走了十天十夜直奔楚国的都城郢,去见公输盘。
   
    公输盘对墨子说:“夫子到这里来有何见教呢?”墨子说:“北方有人侮辱我,我想借你之力杀掉他。”公输盘很不高兴。墨子又说:“请允许我送你十镒黄金作为报酬。”公输盘说:“我义度行事,决不去随意杀人。”墨子立即起身,向公输盘拜揖说:“请听我说,我在北方听说你造了云梯,并将用云梯攻打宋国。宋国又有什么罪过呢?楚国的土地有余,不足的是人口。现在要为此牺牲掉本来就不足的人口,而去争夺自己已经有余的土地,这不能算是聪明。宋国没有罪过而去攻打它,不能说是仁。你明白这些道德却不去谏止,不能算作忠。如果你谏止楚王而楚王不从,就是你不强。你不杀一人而准备杀宋国的众人,确实不是个明智的人。”公输盘听了墨子的一席话后,深为其折服。墨子接着问道:“既然我说的是对的,你又为什么不停止攻打宋国呢?”公输盘回答说:“不行啊,我已经答应过楚国了。”墨子说:“何不把我引见给楚王。”公输盘答应了。
   
    于是,公输盘引墨子见了楚王,墨子说道:“假定现在一个人在此,舍弃自己华丽贵重的彩车,却想去偷窃邻舍的那输破车;舍弃自己的锦绣华贵的衣服,却想去偷窃邻居的粗布短袄;舍弃自己的膏粱肉食,却想去偷窃邻居家里的糟糠之食。楚王你认为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楚王说:“一定是个有偷窃毛病的人。”
   
    墨子于是继续说道:“楚国的国土,方圆五千里,宋国的国土,不过方圆五百里,两者相比较,就像彩车与破车相比一样。楚国有云楚之泽,犀牛麋鹿遍野都是,长江、汉水又盛产鱼鳖,是富甲天下的地方。宋国贫瘠,连所谓野鸡、野兔和小鱼都没有,这就好像梁肉与糟糠相比一样。楚国有高大的松树,纹理细密的梓树,还有梗楠、樟木等等,宋国却没有,这就好像锦绣衣裳与粗布短袄相比一样。由这三件事而言,大王攻打宋国,就与那个有偷窃之癖的人并不无不同,我看大王攻宋不仅不能有所得,反而还要损伤大王的义。”楚王听后说:“你说得太好了!尽管这样,公输盘为我制造了云梯,我一定要攻取宋国。”
   
    鉴于楚王的固执,墨子转向公输盘。墨子解下腰带围作城墙,用小木块作为守城的器械,要与公输盘较量一番。公输盘多次设置了攻城的巧妙变化,墨子则全部成功地加以抵御。公输盘的攻城器械已用完而攻不下城,墨子守城的方法却还绰绰有余,公输盘只好认输,但是却说:“我已经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对付你,不过我不想说出来。”墨子也说:“我也知道你用来对付的方法是什么,我也是不想说出来罢了。”楚王在一旁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忙问其故,墨子说:“公输盘的意思不过是要杀死我,杀死了我,宋国就无人能守住城,楚国就可以放心地去攻打宋国了。可是,我已经安排我的学生禽滑厘等300人,带着我设计的守城器械,正在宋国的城墙上等着楚国的进攻呢!所以,即便是杀了我,也不能杀绝防守之道的人,楚国还是无法攻破宋国。”楚王听言又是大声说道:“说得太好了!”他不再固执地坚持攻宋,而是对墨子表示:“我不进攻宋国了。”
   
    墨子成功地劝阻楚王放弃进宋国的计划,便起程回鲁国。途经宋国时,适逢天降大雨,于是想到一个闾门内避避,看守闾门的人却不让他进去。殊不知,正是墨子刚刚挽救了宋国,是宋国的恩人。
 
    所以《墨子·公输盘》篇末感叹道:“治于神者,众人不知其功;争于明者,众人知之。”“众人不知其功”与“众人知之”两相对比,更显得墨子的伟大。“众人不知其功”的义行,真正体现了见义而为的内涵。为天下百姓而勇于义,本不要什么功名,更不应去“争于明。”
 
    施恩不图报,凡符合自己道德标准的事就乐于去做,不为回报、不求名利、不为青史留名,这被那些精明人看成是傻子做的事,糊涂人却乐于去做。所以,只要自己觉得这样做是快乐的,糊涂也无妨。
 
选自《道德经》P196-P199
老子/原著、司马哲/编著
中国长安出版社
2007年10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