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柱:社会主义时期毛泽东的两个伟大探索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30 12:18:51

 【核心提示】正是这种揭开盖子所起的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的积极作用,开启了中国共产党人对自己建设道路的思考和探索。与此同时,毛泽东又对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深表忧虑,引发了他对如何防止党和国家变质的思考,力求探索出一条能够保持党和人民政权纯洁性的有效途径。

  当前,批评毛泽东似乎成为一些学者的流行标签。个别研究者认为毛泽东在社会主义时期的许多行为纯粹是为了维护个人权力,他们甚至全然不顾毛泽东对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作出巨大贡献这一历史事实。

  当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制度不久,发生了苏共二十大和赫鲁晓夫秘密报告事件,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毛泽东提出了进行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第二次结合的任务。1956年3月17日,毛泽东在中央书记处讨论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的会上说,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值得认真研究,特别是这个报告涉及的问题以及它在全世界造成的影响。现在看来,至少可以指出两点:一是他揭了盖子,一是他捅了娄子。说他揭了盖子,就是讲,他的秘密报告表明,苏联、苏共、斯大林并不是一切都是正确的,这就破了迷信。说他捅了娄子,就是讲,他作的这个秘密报告,无论在内容上或方法上,都有严重错误。后来事态的发展,证明毛泽东这个看法是正确的。

  正是这种揭开盖子所起的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的积极作用,开启了中国共产党人对自己建设道路的思考和探索。与此同时,毛泽东又对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深表忧虑,引发了他对如何防止党和国家变质的思考,力求探索出一条能够保持党和人民政权纯洁性的有效途径。毫无疑义,探索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是党在社会主义时期面临的一个最重要的任务。但仅仅说在这个时期只是探索自己的建设道路,还不足以涵盖毛泽东在他生命最后20年的全部理论和实践活动,也不足以反映党在社会主义时期面临的历史课题。有一种说法,说毛泽东在经济建设中犯了诸如“大跃进”这样的错误,走不通了,所以重提阶级斗争,犯了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这实际上是一种简单化的说法。诚然,这两大探索是伟大的起步,在一定意义上说,错误是难以避免的,都不是完全成功的,但却都有深远的历史意义。所以应当如实地说,50年代以后毛泽东所致力的探索,包含上述两个方面的内容,是两大探索,而这二者都是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历史性课题,关系到社会主义中国的命运和前途问题。

  毫无疑义,毛泽东对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是极为重视的,不止一次地说过“文化大革命”还要搞多次;同时他也认为“文化大革命”犯有错误,应当“三七开”。所以,毛泽东把“文化大革命”作为他一生的两件大事之一,也是从他致力于解决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能够巩固政权、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这一历史课题上说的。“文化大革命”作为解决这一历史课题的一种尝试,实际上是一种失败的尝试,这正是历史的悲剧所在。但作为社会主义面临的一个历史课题,是具有长远的战略意义的。我们否定“文化大革命”这一全局性的错误,但不能否定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初衷,不能否定保证党和人民政权的纯洁性、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这一历史课题。正如邓小平所说:“搞‘文化大革命’,就毛主席本身的愿望来说,是出于避免资本主义复辟的考虑。”所以,对毛泽东在社会主义时期两大探索的概括,是符合毛泽东在这一历史时期的理论和实践活动,符合他的本意的。

  这两大探索,反映了毛泽东提出要进行马列主义同中国实际第二次结合的历史性任务。这是一个需要在长期的实践中加以探索的重大历史课题。如果说党在民主革命时期的第一次结合,是在经历并总结两次胜利、两次失败这样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基础上才得以完成的话,那么,党在新时期面临“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一新的课题,也将经历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样一个历史过程,其间包括将会遭遇到的挫折和失误,也就是一种并不奇怪的历史现象。

  在毛泽东生命的最后20年里,他所致力于对自己的建设道路和如何避免党与国家改变颜色这样两个方面的探索,都是围绕着如何建设、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这一历史主题展开的。当然,他为此所提出的那些理论观点并不都是成熟的和完善的,它们还有缺欠,还不完善,特别是还发生了像“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这样的严重错误。应当看到,任何杰出的历史人物的巨大功绩都是一定的历史时代的产物,同时又不能不带有那个历史时代的局限。这是一切站在时代前面指导历史潮流前进的历史巨人常有的一种历史现象。还应当看到,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还不长,中国进入社会主义的时间更短,要对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规律和我国的基本国情获得全面的、正确的认识不能不经过艰苦的探索,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正因为如此,毛泽东对社会主义建设理论的贡献也往往与失误相互交织或交替出现;他提出的许多有重要理论价值的思想观点,有的还不够成熟,有的处于萌芽状态,有的未能付诸实施,有的没能坚持下去。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应当实事求是地肯定,毛泽东在探索中所提出的许多真知灼见,确实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作了思想和理论上的重要准备。同样,毛泽东对防止党和国家改变颜色的探索,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曾陷入误区,但是,他从对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丢掉列宁、斯大林“两把刀子”发出的警示开始,继而又对西方敌对势力的“和平演变”战略做出最早的、明确的回应,并提出了一系列具有深远意义的防止“和平演变”的战略设想,对于巩固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保证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正确方向,有着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指导意义。

  历史经验表明,我们党是在不断总结经验中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走向成熟的。民主革命是这样,社会主义建设也是如此。由此可见,毛泽东作为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开创者所积累的经验,具有穿越历史的重要价值和深远意义。

  (作者系北京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