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生命的故事——读《纵使负累也轻盈:文化长者谈人生》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4-04-29 11:26:23

人生是一次漫长的旅行,个人的努力固然是第一位的,生活中长者的指引常常也极为关键。有时就是因为得到长者的一二句忠言,人生之舟有如朱熹所说的“艨艟巨舰”之得“江边春水”,否则,虽有雄心壮志,也往往会徒叹“欲渡无舟辑”了。

由王国平精心撰著的《纵使负累也轻盈:文化长者谈人生》(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4月出版),用清新雅丽的文字,状写他所采访的十多位饱经风霜的文化长者的形与神,娓娓讲述他们风云跌宕、波澜起伏的生命故事,读来亲切有味,给人以有益的人生启示。

本书所记述的文化长者经过生活磨难而获得的人格境界与人生智慧,以及他们所崇尚的学术追求,能让人破俗世之迷雾,奋慷慨之志节,有如耀眼灯塔。

就广义的人生智慧而言,本书主要记述了这些文化长者淡泊名利、看破生死、高尚做人、执着做事的人格精神与价值取向。生理学与京剧“一肩挑”的刘曾复说:“人一辈子,终究还是个做人”,并说“行事于后,先在做人”。电化教育专家南国农也说:“人生三件事:做人、做事、做学都重要,做人最重要。”所谓“做学”,也即治学,自可看成“做事”的一部分。

本书中的文化长者,都有着正确的名利观,有的还有非常超脱的生死观。例如,曾获第九届中国摄影金奖终身成就奖的张祖道,就是不图名、不谋利、不争不抢,认真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的人,因之被业界称为“纯粹的学者型摄影家”。南国农在西北师大专心研究电化教育时,则断然拒绝各方面的诚恳邀请。他说:“不就是工资高一点,待遇好一点,我不在乎这个。”而“住在书袋里”的中医文献研究专家马继兴有云:“不计得失乐津津”,“屏绝俗欲得天真”。

在这些文化长者中,中国实验语音学奠基人吴宗济面对生死所表现出来的坦然与刚毅,尤其令人感动。他曾患直肠癌,却告诉医生,裤腰带以上的部分归他自己管,一切正常,不用医生担心,“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吴先生活过一百岁,人称“百岁青年”,并在自己研究的领域做出卓越的贡献,显然与他这种人生修养与藐视疾病的大智慧密不可分。

正因如此他们才把人生的重心放在心爱的工作上,他们无不有着一种坚韧不拔、献身事业的人格力量与精神操守。如刘曾复固然曾醉心京剧,但主要研究生理。他说:“干生理就要白天黑夜想生理。”

本书叙写的既是文化长者的人生历程,他们的学术追求,因此事实上也构成其人生智慧重要的组成部分。这既是他们学术成功的法宝,其实也是一切学者治学的圭臬。文化长者们无不强调勤奋。化装师王希钟曾这样寄语年轻人:“在勤学苦练的过程中使自己的头脑更聪明,使自己的双手更灵巧。这原本是极普通的治学之道,但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一些人正如马继兴所指出的那样有“偷工减料,急于求成”之虞。

以治学理念而论,这些文化长者,既强调传统,也接纳新潮,有着十分宏阔的学术视野与融通的学术观念。在这方面,工艺美术设计家“敦煌之花”常沙娜有着最为恰切而又颇富哲理的表达。她思想的精髓,就是不要盲目地崇拜“新的”、“洋的”东西,坚持在坚守传统的基础上再向前发展。她说:“时代在变化,但美的精神巍然不动,传统的审美情趣魅力永恒:形式在瞬息翻新,但人类的精神本质,却是万变不离其宗。”

以治学方法而言,他们无不崇尚实践,走向生活实际。如于蓝说:“生活本身可能比艺术更具震撼力”,因此要沉潜到生活的底部。李铎主张锤炼字外功夫:“书家只有投身社会,寄意自然,笔墨辞章才具时代感。倘躲进书斋,一味临摹,游离生活,用功虽勤,终难脱俗升华,自出机杼。”

庄子曰:“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人生,鲜有不“负累”者。本书中的文化长者,他们的人生之路,之所以纵使“负累”,却也走得轻盈而又成就非凡,正因为他们有着如上超逸凡庸的人格境界与人生智慧。这些执着于事业的文化长者,做人、做事与治学,给后来者立起了榜样。  

                     来源:中国工人网    责编: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