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中的“敬德保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9 14:54:59

 

《尚书》中的“敬德保民”

翟杜鹃

《尚书》是我国最为古老的一部重要历史文献,它记载了华夏民族刚跨入人类文明门槛的夏、商、周三个朝代的统治阶级的政治活动、军国大事。而自三代始,主要以殷商和西周为主,尤其是西周周公的思想为主,集中反映了中国最古老的道德哲学思想的产生和演变,其中尤以天命思想的产生及演变为主要方面。

从殷商到周代的政治思想的变化,基本上可以用从“敬天保民”到“敬德保民”来概括。人们开始以道德伦理的角度来理解自然和神,即天是具有道德意义的。而要了解中国文化从自然崇拜直接到道德性崇拜的奇迹性过渡,我们可以《尚书》中的《康诰》为例来研究。

《康诰》是周公平定三监及武庚之乱后,为了强化对殷民的监控统治,决定把康叔封在殷地,此文即为周公对即将赴任的康叔的训诫之词。《康诰》反映了周时的天命思想,尤其是政治观的变化,周公在这篇诰辞中提出“明德慎罚,不敢侮鳏寡”,而文王具备“克明德慎罚”的功德是因“闻于上帝,帝休,天乃大命文王已噎戎殷,诞受厥命越厥邦厥民”,这样就把文王的明德慎罚与受天大命联系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周公还把现实中存在的种种弊端归结为上天对不行“德政”或“德政”未善的惩戒,认为如果社会中小民捣乱,不听教导,国家没有治理好,都是上帝的惩罚。周公对成王说:“封,予惟不可不监,告汝德之说于罚之行。今惟民不静,未戾厥心,迪屡未同,爽惟天其罚殛我,我其不怨厥。惟罪无在大,亦无在多,矧曰其尚显闻于天。”(《康诰》)这分明指出对于当时存在的各种社会问题需要认真总结经验,分析得失,认真施行德政,同时也要合理地运用刑罚。这也就是对“庸庸,祗祗,威威”(《康诰》)的进一步的阐释。把明德和慎罚合理地结合起来。我们在《酒诰》中可以看到:“惟天降命,肇我民,惟元祀。天降威,我民用大乱丧德,亦罔非酒惟行,越小大邦用丧,亦罔非酒惟辜。”为了在全国推行戒酒,仍然以天命为号召。“兹乃允惟王正事之臣,兹亦惟天若元德,永不忘在王家。”勉励各级官吏忠尽于上帝之旨,推行德政。

从“敬天”到“敬德”不过一字之差,内涵却判然有别。天向德演变正是神权政治人性化,世俗化的迈进,西周“敬德保民”思想逐渐“覆盖”了殷商的“敬天保民”思想,这种天命观的演化过程大概就是最早中国“德治”思想形成的过程。而在“天命观”政治思想大行其道的同时,崇德与民本的精神气质就此转化出来,不仅成为儒家思想的根源,中国文化的人文精神和历史理性也由此产生出来,中国人的气质就此形成。

(责任编辑:杜鹃)